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新成法师传 第十二章-新成法师传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新成法师传 第十二章-新成法师传

* 发表时间: 2018/10/13 10:50:29 * 浏览: 33
诃林监院
1986年9月24日至26日,广东省佛教协会第二届代表会议在广州召开,90名僧尼、居士代表参加,选出云峰为会长,惟因、本焕、慧原、佛源、又成、定持、新成为副会长。新成和尚自此进入省佛教界高层执事班子。
1987年元旦,德高望重、八十高龄的本焕大和尚,步履匆匆,从韶关丹霞别传寺赶至广州,走进越秀区古称“诃林”、岭南第一刹的光孝寺卓锡,履行方丈之职,并带着其法徒、首座兼监院新成和首座定然等18位僧人进寺常住,开始在大劫过后重兴禅宗南宗祖庭的艰辛历程。
本焕方丈(1907.9.21- )。出生于湖北武汉市新洲县李集镇西张湾村,俗姓名张凤珊,学名志山,读6年私塾。1930年1月15日出家于报恩寺,拜传圣老法师剃度。1930年4月8日受戒于武昌宝通寺,传戒师持松大和尚。1938年农历七月起于五台山碧山寺闭关,用剪刀剪开手指,以血抄《华严经·普贤行愿品》,每日600字,共6个月,完成19卷。至翌年九月出关。1942年10月又至五台山栖贤寺闭关三年。1947年再刺血抄经。越载于老母临终前夜,以两肩窝装油点灯草,跪母送终至孝。同年7月来广东南华寺,11月接虚云公之法,成为临济第44世传人。翌春四月初八任方丈。1955年任中国佛协常务理事,1957年在南华寺主持“文革”前最后一次传戒。1958年7月蒙冤被打成“右派”、“反革命”,受判刑15年。1973年刑满,留劳改场就业。1980年3月本要返南华寺而不成,改至丹霞山别传寺,筹资修之并扩建。1982年获省政府平反。1987年元旦应请锡杖光孝寺,同年恢复中国佛协常务理事,兼任广东省佛协副会长。法席光孝之后,共募化800多万元修葺扩建名刹。1992年6月18日,由他主持兴建的深圳弘法寺举行佛像开光暨升座方丈典礼,自此至1997年筹资4千多万元,建成约3.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名刹。1988年至1994年在俗乡重建出家祖堂报恩寺,规模宏伟壮观。1995年12月至2000年6月,筹得4500多万元重建四祖正觉禅寺。1999年12月创办《正觉》刊物。1996年11月至1999年12月重建南雄莲开净寺的尼众道场,造价2500多万元。1999年3月起,在珠玑古巷开山创建大雄禅寺,占地4万5000多平方米。曾访香港(1993、1999年)、澳大利亚(1993年7月)、泰国(1995年4月)台湾省(1995年5月)、德、法、意、日等国。现任中国佛协咨议委员会主席、广东省佛协顾问、弘法寺方丈等职。百岁龙象,名驰中外。
这光孝寺系广东乃至全国名刹。是广州建寺最早、规模最巨、影响最大而且保存最为完好者。民谚云:“未有广州,先有光孝”。它位于“海上丝绸之路的东方始发港”、历两千余年而不衰港口城市广州的中心地带,越秀区光孝路109号。广州位于中国大陆南方,濒临南海,最早称“楚庭”。传说古时南海五位仙人骑着五色羊,带着每茎六穗的稻谷,口称“愿此 门贵,永无饥荒”,然后腾空而去,留下五只羊变为石,故又称“羊城”、“穗城”。三国黄武五年(226)才称“广州”。从魏晋起,东来高僧就是历险渡海于此登岸,进入中国弘法的。而中国前往天竺(古印度)取经的佛门志士,也于此扬帆南渡沧溟赴“西天佛国”。光孝寺址于西汉时是南越王赵陀玄孙赵建德之王宅。三国时,著名经济学家、东吴骑都尉虞翻,因屡谏孙权而谪居此地讲学,于园内广植诃子树,被称为“虞苑”、“诃林”。虞卒,家人被赦返故乡,遂将虞园舍为佛国。东晋隆安年间(397—401),宾国(今克什米尔一带)僧昙摩耶舍尊者渡洋来穗,初居白沙寺,后至此“创建大殿五间,名曰‘王园寺’……”(见清顾光《光孝寺·卷六法系志》),他实为此寺开山祖师。南朝梁天监元年(502),印度高僧智药三藏渡海抵此,带来菩提树苗植下,成为移植中国最早的菩提树。他北上韶州,至曹溪水口,提议建寺,三年(505)建成,系南华寺之开始。清初,光孝寺成为岭南弘法中心之一、十方丛林,盛极一时。寺也是中国禅宗发祥地、法界枢纽。梁武帝普通元年(520)初祖达摩来华传法于此,今存洗钵泉。唐朝六祖惠能开法岭南在此落发受戒,与智药三藏预言吻合,今菩提树下特刻碑说明———
古菩提树
梵文“菩提”,汉语意为“觉悟”。佛经说释迦牟尼佛在毕钵罗树下证得菩提(觉悟),故称毕钵罗树为菩提树,傣语称“吉祥之树”。为常绿乔木,树叶制成菩提纱,可加工成多种工艺品。据传南朝天监元年(502)智药从天竺携来树苗种植于此,中国它处菩提树都是由此分植出去,并预志曰:“吾过后一百七十年,有肉身菩萨于此树下,受戒开演上乘,度无量众生。”至唐仪凤元年丙子,得175年,六祖至此祝发,果符斯语。因此缘故,光孝菩提树著称于世。
这说明词,也道出一个闻名于世,记录在惠能《六祖坛经》中的佛门典故———
唐高宗仪凤元年(676)正月八日,六祖惠能来到广州法性寺(今光孝寺),印宗法师正在寺内讲《涅 经》,恰好一阵风吹得佛幡飘动不已。“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议论不已。惠能进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僧众骇然。”非风非幡,动由心起,一语道破“万法唯心”的佛门真谛。印宗法师见其出言不凡,便估计这来者就是传闻中五祖法嗣,遂问道:“久闻黄梅依法南来,莫是行者否?”六祖答:“正是。”师即恭敬施礼,请他出示衣钵,然后请其升座说法。十五日,印宗在智药三藏所植菩提树下,为其剃发。二月八日,由智光律师为他授满分戒,与智药三藏“吾过后一百七十年”预言完全吻合。佛门神异,不可思议。越春,六祖往韶州宝林寺(今南华寺)说法,由门人法海集为《六祖坛经》,成为中国僧人著述中唯一被称为“经”的作品。其禅宗“一花五叶”(即河北临济、湖南沩仰、江西曹洞、广东云门、南京法眼五大宗),繁衍神州,传播世界,其灵根慧藤与光孝寺密不可分。
光孝寺又是中外佛门求法、译经的要地。梁武帝晚年,西印度优禅尼国梵僧真谛(音译波罗末陀)在此译出《金刚般若经》等40余部。唐代大翻译家义净,与真谛、鸠摩罗什、玄装被誉为中国佛史上“四大翻译家”,也三度驻锡寺内,译经传法。唐宝历二年(826),密宗在此举行建坛、灌顶仪式。
历代诗咏甚多,按2003年出版、耀智法师主编《羊城禅藻集》所载,就达400首,妙品竞芳,读之如醍醐灌顶,令人俗虑顿消。明朝憨山大师《夏日过法性寺(今光孝寺)》两首,就脍炙人口:
菩提树下风祛暑,般若台前雨送凉。
一盏清茶诸想灭,更于何处觅西方?
觉树当年向此栽,初心为待至人来。
千秋衣钵今仍在,说法谁登旧讲台?
可惜的是,这名刹自晚清至民国,处于任人宰割境地,大不如前。民国虚云大师,蓄志赎回重修而未果。“文革”中更是面目全非,被文化部门占用。
“文革”结束,给千年古刹带来了生机。
1979年,政府拨款60万元,对大殿、祖堂等进行了维修,山门也重挂了赵朴初会长所书“光孝寺”匾额,但寺没交回佛教界管理。
1986年3月5日,国务院批准它移交宗教部门管理,由佛教团体作为活动场所开放。7月18日,在省佛协理事会上,成立“光孝寺重修筹建委员会”,本焕为主任,新成为副主任,赵朴初会长为名誉主任。10月6日,省宗教局请省建委、计委、文管会等10多个单位负责人开座谈会,研讨光孝寺重修总体规划,赵朴初会长、省委统战部部长郑群、副部长温戈亲临会议。遗憾的是占用该寺的部门迟迟未移交。恰逢同年末泰国僧王拟率30多人来华,参加于3年前所赠中国三尊铜铸大佛像之一在光孝寺安放开光仪式,外交部急电广东做好准备工作。而此际,寺还被一些部门占用。省委统战部、省宗教局、省佛协抓住此良机,于同年12月终于把寺收归佛门对外开放。于是,省佛协会址从六榕寺迁来寺中;成立了以本焕大和尚为方丈的光孝寺执事班子,新成师成为他得力助手。
光孝寺收归佛门喜讯传出,海内外信众,奔走相告,欢欣鼓舞。赵朴初会长深感欣慰,特筹汇5万元,由中国佛教协会于1986年12月23日发信给广东省佛协云:“光孝寺管理体制问题解决,我会赵朴初会长筹汇5万元,为庄严光孝寺之用。今汇上,请收到后制据示复为荷。”赵会长还欣然赋诗,其中有妙句云: 
“祖庭幸赖回天力,佛子如何报国恩?”
赵会长为进一步表示支持光孝寺重兴,还于本焕和尚进院两个月后的1987年3月14日,率领一批当代中国各界名流参访团,从京来穗,进院访问声援。在寺内现存题词上留下各位大名人墨宝:
“1987年3月14日,参访光孝寺,祝佛日增辉,法轮常转。赵朴初、周培源、费孝通、郑洞国、钱伟长、千家驹、程思远。身在佛门思报国,心中无我却救人,沈醉。杨宪尊、代乃远、曹禺、马六猷”。
赵会长对重兴光孝寺,可谓呕心沥血。先是以中国佛协名义写报告,使国务院批复它归佛门管理,继而筹汇5万元支援,再组织当代中国大批名流参访文物以壮声势。1987年12月中旬又莅寺参加“光孝寺重修总体规划”研讨会,环环相扣,用心良苦。
为发动更多的海内外善信共襄盛举,本焕、新成两法师,联名于1987年7月1日,发函邀请大德、贤达任委员,函文如下———
敬启者:广州市光孝寺乃岭南年代最古,规模宏大之一座名刹,为古代中外高僧驻锡之佛教道场,亦为中印佛教文化交流之策源地。
寺志载“光孝寺自云摩耶舍、求那跋陀二尊者创建道场,嗣后初祖、六祖先后显迹于此。”所以光孝寺在中国佛教史上,有着重要之地位,对国内国外有较大影响。
民国时期寺里驻扎军警,文物多被破坏。抗日战争,穗市沦陷,殿堂遭受拆毁,再经十年动乱,只余东晋创建之大雄宝殿尚存,宁不痛哉!
1986年3月5日经国务院批准,光孝寺交还宗教部门管理,由佛教团体作为宗教活动场所。消息传来,佛教同人皆大欢喜。
广东省佛教协会,已顺利接收光孝寺之主要部分殿宇,其余亦已定下交还日期。全部将于年尾前交还。为此特成立“重修光孝寺筹备委员会”,推举本焕老和尚为主任委员,领导进行。素仰阁下,教中龙象,乐善好施。倘能赐予指导,则事半而功倍。为昆不忖冒昧,特函邀请阁下为委员,藉赖专材,以匡不逮。如蒙俯允,则功德无量矣!
重修光孝寺筹备委员会谨启
主任委员 本焕     
副主任委员 新成    
一九八七年七月一日   
函件发出之后,应者云集。光孝寺重兴工作,生气勃勃地开展起来。
新成和尚在为重光诃林中,尽职尽力,奔波不息,日夜操劳,成绩彪炳,于1987年被省宗教局,授予“两个文明建设贡献先进个人”称号。
1988年6月1日,师参加省佛协二届三次理事扩大会议,在宣告成立的“广东省佛教志编纂委员会”中当副主任,云峰会长当主任。
1989年2月21日,师与本焕方丈接待全国政协副主席杨静仁来光孝寺视察。
12月19日,新成监院主持光孝寺重修奠基典礼,从即日起钟楼、鼓楼、菩萨殿、头山门、回廊、僧舍等,建筑面积3000余平方米、投资约500万元工程,动土修缮。这是预计五期工程中之首期,是迈开了重兴岭南名刹的历史性重要第一步。
在这大喜日子里,收到了北京赵朴初会长的贺电:
本焕和尚:欣悉贵寺即将举行修复殿堂奠基仪式,朴初因病住院,不克前往观礼,谨电致贺,敬祝祖庭重兴,法轮大转,海众安和,光寿无量!
赵朴初  1989年12月18日
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觉光大师,也打来贺电。
党政机关、宗教界(中国佛协副会长释明晹、周绍良和广东云峰、惟因、佛源、定持、定根、慧原、智诚等)、知名人士(陈残云、关山月等)、新闻界、港胞等100多人,参加了典礼。
主持人新成监院,首先发言:
各位领导、各位法师、各位嘉宾:
光孝寺的修建工程,得到省委、省政府和中国佛协领导的重视,还得到各级政府部门和宗教局及设计单位、咨询单位的大力支持,还得到龙庆忠顾问和宏勋顾问的经常指导,同时得到海内外佛教界诸山长老和各方护法居士、善男信女的大力捐助,才能得到今天工程动工奠基成果。我代表本焕方丈以及两序僧众表示万分感谢!
今天,省委领导、省政府领导、中国佛协的领导,以及作家、书法家、新闻界的领导又亲自光临指导,我再一次代表我寺僧众表示感谢!
接着,本焕方丈汇报筹建情况,省宗教局副局长何福灵致词,省委、省政府领导人作指示,本焕方丈率僧众洒净,最后动土奠基。
自首期工程奠基后,本焕、新成、定然三法师为首僧众,齐心协力,续佛慧命,为重兴光孝,艰苦备尝,积极筹资,得海内外檀越慷慨解囊,逐步全面修寺,古殿恢复,山门、钟楼、鼓楼相继重建……
云峰法师,为修建后的大雄宝殿,撰书一副妙联,概括了名刹的历史:
晋朝胜迹百粤名蓝仰圣树擎天千古白云连珠海
祖道传心万灯续焰看雨花匝地当年虞苑接 园
这次修建,补上多对佳联:
五羊论古寺 初地访诃林
(大门。“胡根天壬戌年九十一岁书”)
园晖百粤 光孝耀羊城
(大门。“岁次癸酉闰三月谷旦,三宝弟子余雪芹撰联,黄子库书”)
灵眼填胸开正语 笑声裹腹展明诚
(天王殿。“岁次癸酉仲秋,三宝弟子余雪芹撰,曾景充书”)
炉香乍热身现将军相护三宝
法界蒙薰手持伏虎杆除百魔
(天王殿。“岁次癸酉夏日,三宝弟子余雪芹敬撰书”)
初转法轮悟道皆空脱苦海
缘 辅弼青心是佛翻祥云
(大雄宝殿。“岁次癸酉夏日,三宝弟子余雪芹撰书”)
似睡非睡色是空空是色 真醒假醒天连水水连天
(卧佛殿。“癸酉秋日,三宝弟子余雪芹撰,魏锦光书”)
1990年6月底,新成和尚应香港九龙荃湾芙蓉山竹林禅院住持意超(兼古岩净苑住持)之邀,赴港弘法,先至古岩,后任竹林禅寺知客。意超法师是韶关人,新成师住韶关时之僧友。
新成师自离开尘俗,住开元、隆福、南华、大鉴、庆云、六榕、光孝诸寺,全是丛林大寺院,过惯了晨钟暮鼓、礼佛诵经、法会宏大的佛门生活,而香港古岩、竹林,乃私人佛堂,念经、功课、法会仪规与广东丛林不同,感到难以适应,故仅驻锡一年,便返住广州光孝寺,任首座和尚,兼六榕寺监院。
半年后,即1992年早春,第二次应邀赴港。事因广东省水利局投巨资,于香港粉岭重建龙山寺,而需要僧人驻锡。该寺原名龙溪庵,创建于元末明初,清乾隆己卯仲春重建,1993年12月19日落成开光,并易今名。它是一座七层大楼,内设骨灰楼,让港胞把先人骨灰与照片安奉于此中灵位,而收取管理费用。寺董事会托广州市委统战部李副部长推荐一位德高望重的和尚,卓锡龙山寺。李副部长便选中新成师。
新成师驻锡龙山寺,起初觉得其高大壮观,外墙上嵌有巨型浮雕观音圣像,楼内供奉西方三圣、千手千眼观音菩萨像;寺外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清幽禅浓。比首次进港所住之寺,已大不一样了。
但香港庵寺的管理体制很特别,多数庵寺的管理机构叫“公司”、“董事会”,经济大权在握,僧人每月仅领工资而已。这与中国内地大不相同。内地自古至今无论大小庵寺,其香火收入、经济支出管理权力,全由住持为首的僧尼掌握,大寺院者则设住持为首的寺务委员会或管理委员会掌控,以便于统筹资金,全力以赴,弘法利生。
新成师对在港好似打工的佛门生活,又不习惯了,故驻锡仅数月,即于1992年3月底,又返住光孝寺。自此,他专心致志,奋发不懈,在此全国名刹,继续大力辅助本焕方丈,肩荷如来家业,令诃林焕彩,缁素咸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