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新成法师传 第十三章-新成法师传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新成法师传 第十三章-新成法师传

* 发表时间: 2018/10/15 10:01:29 * 浏览: 43
重兴海幢
1992年4月13日,他欣闻广州市五大丛林(光孝寺、六榕寺、大佛寺、海幢寺、华林寺)之一,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珠江南岸(俗称“河南”,今为同福中路337号),有300多年历史,文物价值甚为宝贵的海幢寺,归还佛教部门管理之后,分外兴奋,立即写一信给广州市宗教事务局局长吴先觉,提出卓识见解与正确建议。该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吴局长:
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像阳光普照,使我市佛教事业得到健康发展,佛教各项政策得到落实、兑现,国内外佛教界人士无不感到欢欣鼓舞。我承蒙领导和市佛教协会关怀,将极尽绵力,本着优良传统“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宗旨,在党、政府和佛教协会领导下,做好本职工作。
现欣闻海幢寺归还佛教协会管理。且海幢寺是明末清初始建的有名古刹,海内外颇有影响,知名度较高。如修复古寺开放,不仅内地信众高兴,香港(地区)及其他国家佛教徒也会感到高兴。我本人愚见:一、可在佛协主持下,成立海幢寺重修委员会,研究确定重修古刹蓝图。组织海幢寺管理小组(或委员会)制订重修方案和管理制度。二、在佛协安排下,请佛像到海幢寺先行开光,让佛教徒到寺焚香礼佛。寺内设立重修海幢寺募捐处,使佛教徒结缘乐助。三、在重修工程上,首先修建功德堂,让信众安放先人牌位,将收牌位款项用作重修费用。其次,重塑四大金刚神像(海幢寺闻名,四大金刚是其中之一)。
我想,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重修工作,不出三年,便可初步修复海幢寺原貌,修建费用也不需要政府负担。
陈述愚见,仅表明本人态度。不知妥否,还请局长指示。
此致
释新成作礼   
 1992年4月13日  
吴先觉局长阅信后,拍手叫好,钦佩老和尚真知灼见,“愚见”实是良策,全部采纳。
1993年1月11日,新春伊始,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由广州市佛协委任,已经七十有五而众望所归的新成大和尚,受到礼聘,担任海幢寺住持,同时成立以新成和尚为主任海幢寺重修委员会,筹备复寺工作。
4月20日,海幢寺隆重为新成大和尚举行进院仪式。省、市佛协和光孝寺、六榕寺、华林寺、无着庵、陶轮学社等广州市寺庵的法师、僧众、居士等,参加盛会。
是日,天虽下雨,气温寒冷,但闻讯而至的四众弟子,仍有数千人之多。省、市宗教局,市人大、市政协和海珠区委、区政府领导人,也莅寺祝贺。“佛世界素食社”当天义卖,并将其营业额全数捐赠海幢寺。
当时,因寺之山门、天王殿皆已被毁,仅存大殿、塔殿,故进院仪式,就不能像正常那样,应先进山门,再进天王殿,后进大殿之次序举行,改为简便方式,师从临时的客堂,直至走向数百米远之大殿即可。
上午9时正,雨虽不停,但进院仪式准时开始。当师手持如意,离开客堂,由侍者高举着红色宝盖,权当雨伞,拥护着迈步走向大殿时,路两旁密密麻麻、层层叠叠、身穿缁衣的男女老少信众,一下子跪下,皆双手合掌,齐声呼唤:“师父!师父!”那声浪,大大压过淅淅沥沥的雨声。
滂沱大雨下个不停,形成多层的数千信众,人人被雨水淋湿,但个个跪地不起,呼声不停。
此情此景,世间少有!分外动人!
它让人们看到,信徒对佛教是多么虔诚,信徒对大和尚是多么尊敬,信徒对兴寺是多么期盼!
师见眼前数千善信于风雨交加之下,如此长跪不起的动人场面,心中受到很大的震撼。他叮嘱自己,一定要继续洗涤心灵上的尘埃污垢,摒除一切贪、嗔、痴,明察一切劫波和生死轮回,不让那崇高的精神留下一丝阴影,不让那纯洁莲花般的品德被愚昧所亵渎,不让自己离世时为未报四恩而羞耻,要让海幢寺早日恢复在羊城人民面前,要让释教度一切苦厄保佑国泰民安,要让佛法僧三宝毫无愧色地代代相传!
他禁不住眼噙泪珠,一连不停地高声说:“大家好!大家好!”以回礼,一连加快矫健的步伐,迈向大殿,以便尽早让受淋的信徒转入殿堂避雨。
走进了大殿内,早已恭候的广东省佛协会长、六榕寺方丈云峰,省佛协副会长、光孝寺方丈、接法恩师本焕,两位大德,如礼如仪,为他送座。
海内外善信,对众望所归的新成住持,进院重兴海幢之举,奔走相告。有联、诗贺之:
贺新成大师荣任海幢寺住持进院联
黄礼烈
新开梵宇广施法雨歌南海
成妙禅林大振宗风转经幢
贺新成大师住持海幢寺进院典礼
李慧泉
禅林碧翠水泓泓,见性迷来悟度行。
鼓磬齐鸣经句诵,大雄宝殿听禅声。
海幢寺名,是取佛经中“海幢比丘潜心修习《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成佛”之意。它以寺貌庄严、殿宇雄伟、高僧辈出而闻名于世。位于珠江南岸(俗称河南)。相传南汉时是千秋寺,年久荒废而变为民居。明末,由光牟、池月师徒向郭龙岳募地于此创建。淡归和尚(1613—1679)本是明末名臣,著述甚丰,只因铮言直谏,遂遭放逐于贵州,途遇兵祸于桂林,便于茅坪庵削发为僧。后来到番禺在天然和尚座下受戒,住海幢而洗碗十年(后有门生赠江西碗数百而世称“淡归碗”),后到韶关丹霞山创建别传寺。明末崇祯年间(1628—1644),长庆长老之法裔原诃林寺(后称“光孝寺”)方丈天然(亟罡)和尚(1608—1685)在海幢寺主法。其徒释座元(首座)、阿字(今无)买四方土地,于康熙五年(1666)兴建大雄宝殿、地藏阁,越载又建藏经楼、韦驮殿、大悲阁、斋堂轩等。十一年(1672),平南王尚可喜捐建天王殿,巡抚刘秉权捐建山门,至此为鼎盛时期,“天然门下,诗僧六十”。那些高僧与名家留下的数百首咏海幢妙诗,占尽了岭南梵宇风流。可是,1929年至次年,寺改为河南公园(后称海幢公园),除大殿、塔殿外被毁。在人妖颠倒“文革”岁月,风雨荡涤,令羊城八景之一“海幢春色”更完全失色,门庭冷落,寺院封闭,僧人匿迹,听不到震人心弦的晨钟暮鼓,看不到陶冶人心的佛陀。那天王殿的幽冥钟,三尊金身佛像,十八尊罗汉像,千手观音像,星岩玉石舍利塔,皆是寺中绝品,却难逃浩劫,荡然无存;那清初平南王之妻所布施,几幢大殿的绿色砖瓦,也黯然失色;那清净脱尘的佛殿,却用来跳动探戈舞、迪斯科,亵渎了文明;那度人苦厄的僧侣,被迫剥下庄严的袈裟,远离而去。仅幸存“未有海幢,先有鹰爪”的鹰爪兰(藤本。叶如蒲桃而略大。花六瓣,极厚,上阔下尖,曲如钩,俱向内,绝肖鹰爪倒垂)、大可十围的菩提树、“猛虎回头”的太湖石(嶙峋疏透,形态雄奇,酷似猛虎蓦地回头,张口而吼,为石中珍品)。
古往骚吟338首。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进士,历任广东恩平、新安、潮阳县令,为官清正,嗜书成癖的李文藻(1730—1778,山东益都人),有佳作《海幢寺》云:
玻璃画舫访珠江,偶逐钟声到海幢。
树挟波涛鸣殿宇,山连城廓入楼窗。
遥来岭峤前生定,暂憩禅林万念降。
欲就上人求说法,南华六祖是同邦。
年过古稀的新成住持进院后,见这清朝南方雄刹,竟然满目疮痍,仅剩下一座空空荡荡的破旧大殿、塔殿及一间小屋,分外心痛。进寺的10多位僧人,只好挤住在那间不足30平方米的小屋里。没有斋堂,也没有厨房,只好搭起简陋炉灶煮饭。一日三餐也只好打了饭菜,自坐睡铺上用膳。天若下雨,屋漏床湿,更加难堪。
眼前复寺事务千头万绪。但他相信,佛法无边,困难总会被克服的。于是,尽管承担省、市佛协工作和省内外10多处寺宇方丈,仍迎难而上,风尘仆仆,到处奔波,孜孜不倦,课徒兴寺。
僧人是佛教的主体,是兴寺弘法的关键。因此,新老早在接到礼请为住持之后一个月,就制订出《海幢寺僧人共住规约》,令众僧严格执行,道风纯正,声誉远播,促进了兴寺顺利迅猛发展。其规约全文如下:
海幢寺僧人共住规约
佛制戒律,祖立清规,是在防非止恶,安身进道,光大法门,造福社会。本此精神,订立共住规约,全寺上下均须遵守。
一、全寺僧众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宪法和法律,并执行有关政策,爱国爱教。
二、僧寮内不准进女人,违者不共住。
三、不准打架斗殴、恶口相骂,违者不共住。
四、早晚课诵,二时供斋,集体劳动,时事学习,应随众参加,服从执事安排,不得擅自离开工作岗位,不得私自外出作佛事,教育不改者不共住。
五、未经客堂登记,任何人不得私留外来人员食宿,违者批评教育,重者不共住。
六、未经主管执事同意,私自外出者(夜不归宿)者,不共住。
七、执事应各尽其职,廉洁奉公,关心大众,不得营私、舞弊、玩忽职守,违者免其职务。
八、凡经批准请假,按规定不得超过二十天,逾期不归者,不共住。
九、全寺僧人,须谨遵佛制,慎护讥嫌,威仪齐整,清净素食,违者不共住。
十、全寺僧众,应以寺为家,不得破坏常住物,不得以任何名义向信众化缘,违者不共住。
1993年2月  
海幢寺住持新成订 
僧众都是年轻的出家人,为使他们增进佛学知识,他特在进院4个多月后,即9月10日至28日,就恭请僧友、香港竹林禅苑住持意超法师,来寺宣讲法音。他讲《地藏菩萨本愿经》,每晚参加听讲居士有500多人。大家全神贯注,秩序井然。
为使僧众提高爱国主义觉悟,他除了经常开示外,还于1995年8月17日,在寺内主持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座谈会,现身说法,声讨日本军国主义者罪恶,歌颂祖国兴盛,引导大家发言。越日上午,又主持消灾祈祷法会,还带领僧众到广州起义纪念馆等参观图片展览。
还举行各种法会,每天进寺者五六百人,逢农历初一、十五和佛诞日,进院信众多达二三千人。港澳台、外国善信也纷至沓来。
市政协、海珠区政协,十分关心寺之修复。由市政协民宗委副主席廖志刚带队进寺视察,于1993年12月17日向市政府办公厅写出《关于进一步解决海幢寺房屋遗留问题和加快该寺修复工作的几点建议》,得到重视,加快了古刹遗留问题的解决,为新成住持分忧。
寺中建设,每逢重点项目,他都像当年主抓修建六榕寺时一样,亲自谋划,亲临现场,亲当监工,废寝忘餐,确保质量。铸造、安装大雄宝殿内三尊铜铸大佛一事,就充分体现了这位老和尚一丝不苟的精神,不怕劳苦的硬骨头的气质。
1994年正月,他带着监院光盛,冒着刺骨的寒风,到佛山市,马不停蹄,走了一家又一家的铸造厂,商量为海幢寺铸造以六榕寺为模型的三尊大铜佛像,从技术、铜质纯度、造价上细致计议评判,最后择优而定铸。
两人为赶紧联络,四处奔走不歇,口渴了买矿泉水喝,肚饿了忍着。因不宜在街上煮腥的食店素食,只得空着肚子,奔波至午后才返回广州寺中吃午饭。
炎夏七月,三大铜佛终于铸成了。可是,按广州市交通规定,白天大货车不得载货入市,夜间10时后才可驶进,而且限制货物高度。
于是,只能利用夜间,每夜一车,把每尊重达8吨、高6米大铜佛,切割成大约十块,装上货车载运,从佛山载至市郊,10时后驶进广州市区,运至海幢寺内。连续三夜,都要到凌晨一二点钟,才在寺内把货搬卸完毕。
新成法师亲临寺中,指挥卸货。当吊车把一块块铜佛像的分体大铜片搬至大殿内放好之后,才安心回寮房躺下。但闭目不上两小时,催人起床的寺院响板声,“笃笃”传来,老和尚又照例起床去上早堂。这是他一生天天坚持的,从没缺席,即使为接铜佛像熬夜过更也不破例。
匆匆吃完早斋,又到工地,观察工人们进行安装、焊接铜佛像。
铜佛像磨光、上漆、贴金,约共进行三个月,他天天到现场视察,生怕在那一个环节上马虎出漏洞,而留下后患。
他是如此确保铜佛像之庄严,如此亲力亲为注重工程之质量,如此日夜操劳事佛。
以师之资历、年纪、地位,好多事情他完全可以不必亲力亲为,如此辛苦。但师一生主张,既然是一个出家人,就一定要在丛林中晨钟暮鼓,严守清规戒律,不能养尊处优,当“和尚贵族”;正人先正己,要年轻僧尼做到的,老一辈和尚就要为人表率,严于律己,无论何时何地,始终不渝,道风才能纯正,邪气才能消除。师这种精神、品格,堪为后学之楷模。
进寺修建之初,广州市佛协拨款10万元,而师依靠其德望和人缘,共募资达近千万元之巨,历经八载奋斗至2001年,终于如愿以偿:重修了大雄宝殿并铸造各高6米、重8吨的三尊铜佛和斋堂,重建了天王殿并铸造四大天王铜像,又完成了山门、藏经阁、观音阁、六祖殿、客堂、说法堂、云水堂、钟楼、鼓楼、放生池、七层僧寮楼等一系列建设,恢复了十方丛林的宏大规模(如今住僧50多人、职工30多人)。
中国佛协会长赵朴初题下“海幢寺”三字墨宝,为羊城名刹增色。
在筹资大兴土木同时,寺还积极扶贫(例如在1997年就捐1万元给海幢街道孤老、特困残疾人)、救灾、支援希望小学等。仅据1996年12月第3期省佛协《会务简讯》所载,该年海幢寺向社会捐款51.46万元,1997年8月第6期公布上半年为社会捐款24万元。
重兴海幢,影响日增,好评如潮。
老和尚很少挥毫,仍应邀为寺内题三匾如下:
藏经阁(“佛历二五四三年(1999),住持新成书,佛弟子林云峰、林劲松敬奉”)
海会塔殿(“己卯年(1999)冬重修,住持释新成书”)
海幢寺经书法物流通处(“1997年,新成书”)
又撰书藏经阁联云:
千年古寺藏经卷接引有缘人共度十方佛世界
历代宗师弘大教勤发菩提心同修无量诸法门
(“佛历2548年(2004),三宝弟子周智珍、林宏洋、林劲松恭奉。岁次甲申年吉月吉日,海幢寺住持新成撰并书”)
另撰一阁联云:
山色淡随僧入院 松声静与阁谈玄
(“新成和尚撰联,佛历2546年(2002)夏月,三宝弟子周智珍、林宏洋、林劲松恭奉,瀚元欧广勇敬书”)
还撰地藏殿联云:
地藏金轮通幽界 菩萨大愿度群生
(“佛历2546年春月,海幢寺住持新成撰联,唐崧书”)
他请云峰法师为大雄宝殿撰书联云:
古寺重光乃为名城增秀色
丛林恢复惟斯梵宇是福田
还请茗山法师于1996年夏撰书天王殿联云:
慧海宏深靠菩萨安僧办道
戒幢高树仗天王护法降魔
尽管还有某些历史遗留问题,正在继续争取解决之中,毕竟数千善信冒雨下跪所期盼的宏愿,仅仅过了8个春秋,即在2001年就已经化为现实;原被废弃逾半个世纪、糟蹋得不象样子的名刹,已经恢复了元气,殿宇恢伟壮丽,佛像高大庄严,道风整肃纯净,香火鼎盛,众耽禅悦。
又过五载,即在2006年7月1日,在新成住持及市、区各界人士多年不懈努力下,经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政府批准,将毗邻的海幢公园归为海幢寺管理使用,由寺出资800万元以解决公园职工70人(包括退休者)的安置、保险等生活出路,免除后顾之忧。至此,全寺土地面积多达2.1万平方米,气派壮观,使饱经沧桑的羊城名刹迎来了历史上又一新的鼎盛时期。
对此,人们无不拍手称庆,无不称颂大和尚回天道力!
大殿内那庄严宏伟的铜铸佛祖像,熠熠生辉。那嘴角似乎露出开心的微笑,在说:
“海幢寺新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