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历史与传说 澹归和尚索瓦碗-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历史与传说 澹归和尚索瓦碗-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6 10:48:07 * 浏览: 29
明朝灭亡后,不少明朝遗臣不事清朝,遁迹佛门。这时有一僧人从北方来,拜天然和尚为师,取法号澹归。他佯作痴呆,敝衣垢面,沉默少言,即受众侮,亦甘谦让。他既不识喃呒念经,也不大会做寺中杂事。他很少与人交谈,即使谈经也语无伦次,从不谈及其出家以前之事,故寺中僧人不知其来历。住持只好安排他在香积厨做洗碗工作,从早到晚,胼手胝足,从未改变。工作完毕,他不念经,也不外出,只在厨房睡觉,醒后又继续干活,十年如此。
这时正是清初, 有新科状元刘秉权, 对其师念念不忘。听闻其师不食清禄,落发山林,发愿要寻回。故每到一处任职,凡有佛寺必前去参拜,并施赠僧众僧衣。他在12个省份担任官职期间, 苦心寻求, 仍无着落。
后来,他来广东任巡抚。某日渡河至河南海幢寺,晤见大和尚并赠与众僧衣服,僧人们都十分高兴。
刘秉权顺便询问,僧人到齐没有?方丈回答,还有一个游僧没来,他从不参与这种仪式。
刘秉权又说,佛门慈悲宽阔无涯,接受布施谁都有份,怎么能漏掉一个呢?
于是方丈催促澹归速来接受布施。澹归婉拒,对来人说:“出家人,四大皆空,大人怎样布施与我无关。”
刘秉权听说后十分惊讶,便亲自到香积厨见面。
澹归转身就走。刘秉权急忙走上前来,抢在前面,相认之下,正是多年寻觅之师。传说刘巡抚在海幢寺追师时,为抢在前,失足踢中阶石,致使足趾挫伤,但也未曾停步,可见其寻师之诚。
刘秉权即跪地叩首并痛哭流涕,恳请恩师还俗,以受供养。
澹归对他说:“与我这个前朝官员相处,足以连累你,朝廷不能容忍于我;如随我所愿,隐没于寺中,尚可有生存的一线机会,不用两相其败。”
刘秉权见说服不了,只好问恩师有什么要求。澹归说:“我自到海幢后,所做的工就是洗碗,致令残破太多,你替我赔偿吧。”
回去后,刘秉权即设窑烧碗以赠海幢,达成师傅愿望。在他的亲自监制下,烧出的陶碗质量十分好。此种陶碗豆青色阔口,间画一两笔青色竹叶。碗分两种,一种供佛,一种供僧人使用。每碗均有“澹归”二字烧制在碗底,故称“澹归碗”。故事流传至今,颇有传奇色彩。
据说澹归碗暑天贮馔,经日不馊;如盛水果,则数日尚鲜;养水仙则花繁叶茂,人们视其为珍品。但可惜今已失存了。据清人张品祯《清修阁稿》载,同治七年(1868),他游海幢寺时尚见有澹归碗。至光绪二十四年(1898)僧人石夔在《绿筠堂集》诗中言澹归碗早已失存。又清末民初诗人易顺鼎写游海幢寺诗,其中有诗句:“澹归钵已无寻处,万物从来总劫灰。”
1940年春,中国文化协会搜集广东文物于香港举行展览。展品达二千多件。会后编印的《广东文物》一书,收载有释澹归海幢寺瓷碗,为潘熙收藏。这证明澹归碗还有可能流落在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