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楞伽经-請佛品第一

当前位置:佛音咒语

楞伽经-請佛品第一

* 发表时间: 2012/11/27 17:26:18 * 浏览: 7

請佛品第一


  歸命大智海毗盧遮那佛。


  如是我聞:


  一時婆伽婆住大海畔摩羅耶山頂上楞伽城中——彼山種種寶性所成,諸寶間錯光明赫炎,如百千日照曜金山;復有無量花園香樹皆寶香林,微風吹擊搖枝動葉,百千妙香一時流布,百千妙音一時俱發;重巖屈曲,處處皆有仙堂靈室龕窟,無數眾寶所成,內外明徹,日月光暉不能復現,皆是古昔諸仙賢聖思如實法得道之處——與大比丘僧及大菩薩眾,皆從種種他方佛土俱來集會。是諸菩薩具足無量自在三昧神通之力,奮迅遊化,五法自性二種無我究竟通達,大慧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一切諸佛手灌其頂而授佛位,自心為境善解其義,種種眾生種種心色,隨種種心種種異念,無量度門隨所應度隨所應見而為普現。


  爾時婆伽婆於大海龍王宮說法,滿七日已度至南岸,時有無量那由他釋梵天王、諸龍王等,無邊大眾悉皆隨從向海南岸。爾時婆伽婆,遙望觀察摩羅耶山楞伽城,光顏舒悅如動金山,熙怡微笑而作是言:“過去諸佛.應.正遍知,於彼摩羅耶山頂上楞伽城中,說自內身聖智證法,離於一切邪見覺觀,非諸外道聲聞辟支佛等修行境界;我亦應彼摩羅耶山楞伽城中為羅婆那夜叉王上首說於此法。”爾時羅婆那夜叉王,以佛神力聞如來聲。


  時婆伽婆離海龍王宮度大海已,與諸那由他無量釋梵天王、諸龍王等圍繞恭敬。爾時如來觀察眾生阿梨耶識大海水波,為諸境界猛風吹動,轉識波浪隨緣而起。爾時羅婆那夜叉王而自嘆言:“我應請如來入楞伽城,令我長夜於天人中,與諸人天得大利益快得安樂。”


  爾時楞伽城主羅婆那夜叉王,與諸眷屬乘花宮殿至如來所,與諸眷屬從宮殿下繞佛三匝,以種種伎樂樂於如來,所持樂器皆是大青因陀羅寶而用造作,大毗琉璃瑪瑙諸寶以為間錯,無價色衣以用纏裹,以梵聲等無量種音,歌嘆如來一切功德,而說偈言:


  “心具於法藏,  離無我見垢;

 世尊說諸行,  內心所知法。

 白法得佛身,  內身所證法;

 化身示化身,  時到入楞伽。

 今此楞伽城,  過去無量佛,

 及諸佛子等,  無量身受用。

 世尊若說法,  無量諸夜叉,

 能現無量身,  欲聞說法聲。”


  爾時羅婆那楞伽王,以都咤迦種種妙聲,歌嘆如來諸功德已;復更以伽他妙聲歌嘆如來,而說偈言:


  “如來於七日,  大海惡獸中;

 渡海至彼岸,  出已即便住。

 羅婆那王共,  妻子夜叉等,

 及無量眷屬,  大智諸大臣。

 叔迦婆羅那,  如是等天眾;

 各各悉皆現,  無量諸神通。

 乘妙花宮殿,  俱來到佛所;

 到已下花殿,  禮拜供養佛。

 依佛住持力,  即於如來前;

 自說己名字:  ‘我十頭羅剎。

 願垂哀湣我,  及此城眾生;

 受此楞伽城,  摩羅耶寶山。

 過去無量佛,  於此楞伽城;

 種種寶山上,  說身所證法。

 如來亦應爾,  於此寶山中;

 同諸過去佛,  亦說如是法。

 願共諸佛子,  說此清凈法;

 我及楞伽眾,  鹹皆欲聽聞。

 入楞伽經典,  過去佛贊嘆;

 內身智境界,  離所說名字。

 我念過去世,  無量諸如來;

 諸佛子圍繞,  說此修多羅。

 如來於今日,  亦應為我等;

 及諸一切眾,  說此甚深法。

 未來諸世尊,  及諸佛子等;

 於此寶山上,  亦說此深法。

 今此楞伽城,  微妙過天宮;

 墻壁非土石,  諸寶羅網覆。

 此諸夜叉等,  已於過去佛;

 修行離諸過,  畢竟住大乘。

 內心善思惟,  如實念相應;

 願佛憐湣故,  為諸夜叉說。

 願佛天人師,  入摩羅耶山;

 夜叉及妻子,  欲得摩訶衍。

 甕耳等羅剎,  亦住此城中;

 曾供養過去,  無量億諸佛。

 今復願供養,  現在大法王;

 欲聞內心行,  欲得摩訶衍。

 願佛憐湣我,  及諸夜叉眾;

 共諸佛子等,  入此楞伽城。

 我所有宮殿,  妻子及眷屬;

 寶冠諸瓔珞,  種種莊嚴具。

 阿舒迦園林,  種種皆可樂;

 及所乘花殿,  施佛及大眾。

 我於如來所,  無有不舍物;

 願大牟尼尊,  哀湣我受用。

 我及諸佛子,  受佛所說法;

 願佛垂哀湣,  為我受用說。’

 爾時三界尊,  聞夜叉請已;

 即為夜叉說,  過去未來佛:

‘夜叉過去佛,  此勝寶山中;

 憐湣夜叉故,  說內身證法。

 未來佛亦爾,  於此寶山中;

 為諸夜叉等,  亦說此深法。

 夜叉此寶山,  如實修行人;

 現見法行人,  乃能住此處。

 夜叉今告汝,  我及諸佛子;

 憐湣汝等故,  受汝施請說。’

 如來略答竟,  寂靜默然住;

 羅婆那羅剎,  奉佛花宮殿。

 如來及佛子,  受已即皆乘;

 羅婆那夜叉,  亦自乘華殿,

 以諸婇女樂,  樂佛到彼城。

 到彼妙城已,  羅婆那夜叉,

 及其夜叉妻,  夜叉男女等;

 更持勝供具,  種種皆微妙,

 供養於如來,  及諸佛子等。

 諸佛及菩薩,  皆受彼供養。

 羅婆那等眾,  供養說法者;

 觀察所說法,  內身證境界。

 供養大慧士,  數數而請言:

‘大士能問佛,  內身行境界。

 我與夜叉眾,  及諸佛子等;

 一切諸聽者,  鹹請仁者問。

 大士說法勝,  修行亦最勝;

 我尊重大士,  請問佛勝行。

 離諸外道邊,  亦離二乘過;

 說內法清凈,  究竟如來地。’

 爾時佛神力,  復化作山城;

 崔嵬百千相,  嚴飾對須彌。

 無量億花園,  皆是眾寶林;

 香氣廣流布,  芬馥未曾聞。

 一一寶山中,  皆示現佛身;

 亦有羅婆那,  夜叉眾等住。

 十方佛國土,  及於諸佛身;

 佛子夜叉王,  皆來集彼山。

 而此楞伽城,  所有諸眾等;

 皆悉見自身,  入化楞伽中。

 如來神力作,  亦同彼楞伽;

 諸山及園林,  寶莊嚴亦爾。

 一一山中佛,  皆有大智問;

 如來悉為說,  內身所證法。

 出百千妙聲,  說此經法已;

 佛及諸佛子,  一切隱不現。

 羅婆那夜叉,  忽然見自身;

 在己本宮殿,  更不見余物。

 而作是思惟:  ‘向見者誰作?

 說法者為誰?  是誰而聽聞?

 我所見何法?  而有此等事;

 彼諸佛國土,  及諸如來身。

 如此諸妙事,  今皆何處去?

 為是夢所憶?  為是幻所作?

 為是實城邑?  為乾闥婆城?

 為是翳妄見?  為是陽炎起?

 為夢石女生?  為我見火輪?

 為見火輪煙?  我所見雲何?’

 復自深思惟:  ‘諸法體如是,

 唯自心境界,  內心能證知。

 而諸凡夫等,  無明所覆障;

 虛妄心分別,  而不能覺知。

 能見及所見,  一切不可得;

 說者及所說,  如是等亦無。

 佛法真實體,  非有亦非無;

 法相恒如是,  唯自心分別。

 如見物為實,  彼人不見佛;

 不住分別心,  亦不能見佛。

 不見有諸行,  如是名為佛;

 若能如是見,  彼人見如來。

 智者如是觀,  一切諸境界;

 轉身得妙身,  是即佛菩提。’”


  爾時羅婆那十頭羅剎楞伽王,見分別心過,而不住於分別心中。以過去世善根力故,如實覺知一切諸論,如實能見諸法實相,不隨他教善自思惟覺知諸法,能離一切邪見覺知,善能修行如實行法,於自身中能現一切種種色像,而得究竟大方便解。善知一切諸地上上自體相貌,樂觀心.意.意識自體,見於三界相續身斷,離諸外道常見,因智如實善知如來之藏。善住佛地內心實智,聞虛空中及自身中出於妙聲,而作是言:“善哉,善哉!楞伽王!諸修行者悉應如汝之所修學。”復作是言:“善哉!楞伽王!諸佛如來法及非法如汝所見,若不如汝之所見者名為斷見。楞伽王!汝應遠離心意識,如實修行諸法實相;汝今應當修行內法,莫著外義邪見之相。楞伽王!汝莫修行聲聞緣覺諸外道等修行境界,汝不應住一切外道諸余三昧,汝不應樂一切外道種種戲論,汝不應住一切外道圍陀邪見,汝不應著王位放逸自在力中,汝不應著禪定神通自在力中。楞伽王!如此等事,皆是如實修行者行,能降一切外道邪論,能破一切虛妄邪見,能轉一切見我見過,能轉一切微細識行修大乘行。楞伽王!汝應內身入如來地修如實行,如是修行者,得轉上上清凈之法。楞伽王!汝莫舍汝所證之道,善修三昧三摩跋提,莫著聲聞緣覺外道三昧境界以為勝樂,如毛道凡夫外道修行者,汝莫分別。楞伽王!外道著我見,有我相故虛妄分別,外道見有四大之相,而著色.聲.香.味.觸.法以為實有,聲聞緣覺見無明緣行以為實有,起執著心離如實空,虛妄分別專著有法,而墮能見所見心中。楞伽王!此勝道法,能令眾生內身覺觀,能令眾生得勝大乘能生三有。楞伽王!此入大乘行,能破眾生種種翳瞙、種種識波,不墮外道諸見行中。楞伽王!此是入大乘行,非入外道行,外道行者依於內身有我而行,見識色二法以為實故見有生滅。善哉!楞伽王!思惟此義,如汝思惟即是見佛。”


  爾時羅婆那楞伽王復作是念:“我應問佛,如實行法,轉於一切諸外道行,內心修行所觀境界,離於應佛所作應事更有勝法。所謂如實修行者證於法時,所得三昧究竟之樂,若得彼樂是則名為如實修行者,是故我應問大慈悲如來世尊。如來能燒煩惱薪盡,及諸佛子亦能燒盡,如來能知一切眾生心使煩惱,如來遍至一切智處,如來如實善能知解是相非相。我今應以妙神通力見於如來,見如來已,未得者得、已得者不退,得無分別三昧三摩跋提,得增長滿足如來行處。”


  爾時世尊如實照知楞伽王應證無生法忍時至,憐湣十頭羅剎王故,所隱宮殿還復如本,身於種種寶網莊嚴山城中現。


  爾時十頭羅剎楞伽王,見諸宮殿還復如本,一一山中處處皆見有佛.世尊.應.正遍知,三十二相妙莊嚴身而在山中,自見己身遍諸佛前;又見一切諸佛國土,及諸國王念身無常,由貪王位妻子眷屬,五欲相縛無解脫期,便舍國土宮殿妻妾象馬珍寶施佛及僧,入於山林出家學道;又見佛子在山林中勇猛精進,投身餓虎師子羅剎以求佛道;又見佛子在林樹下讀誦經典為人演說以求佛道;又見菩薩念苦眾生坐於道場菩提樹下思惟佛道;又見一一佛前皆有聖者大慧菩薩說於內身修行境界;亦見一切夜叉眷屬圍繞而說名字章句。


  爾時世尊智慧觀察現在大眾,非肉眼觀,如師子王奮迅視眄,呵呵大笑,頂上肉髻放無量光,肩脅腰髀胸卐德處及諸毛孔,皆放一切無量光明,如空中虹、如日千光,如劫盡時大火熾然猛炎之相,帝釋梵王四天王等,於虛空中觀察如來,見佛坐於須彌相對楞伽山頂上呵呵大笑。爾時菩薩眾、帝釋梵天四天王等作是思惟:“何因何緣如來.應.正遍知,於一切法中而得自在,未曾如是呵呵大笑,復於自身出無量光默然而住,專念內身智慧境界不以為勝,如師子視觀楞伽王念如實行?”


  爾時聖者大慧菩薩摩訶薩,先受楞伽羅婆那王所啟請已,念楞伽王,知諸一切大菩薩眾心行之法,觀察未來一切眾生,心皆樂於名字說法,心迷生疑如說而取,著於一切聲聞緣覺外道之行;諸佛世尊離諸一切心識之行能笑大笑,為彼大眾斷於疑心。而問佛言:“如來何因何緣何事呵呵大笑?”


  佛告聖者大慧菩薩:“善哉!善哉!善哉大慧!復善哉大慧!汝能觀察世間妄想分別之心邪見顛倒,汝實能知三世之事而問此事,如汝所問,智者之問亦復如是,為自利利他故。大慧!此楞伽王曾問過去一切諸佛.應.正遍知如是二法,今復現在亦欲問我如是二法。此二法者,一切聲聞緣覺外道,未嘗知此二法之相。大慧!此十頭羅剎亦問未來一切諸佛如此二法。”


  爾時如來知而故問羅婆那王而作是言:“楞伽王!汝欲問我,隨汝疑心今悉可問,我悉能答,斷汝疑心令得歡喜。楞伽王!汝斷虛妄分別之心,得地對治方便觀察,如實智慧能入內身如實之相三昧樂行三昧,佛即攝取汝身善住奢摩他樂境界中,過諸聲聞緣覺三昧不凈之垢,能住不動.善慧.法雲等地,善知如實無我之法,大寶蓮花王座上而坐,得無量三昧而受佛職。楞伽王!汝當不久自見己身亦在如是蓮花王座上而坐,法爾住持,無量蓮花王眷屬、無量菩薩眷屬,各各皆坐蓮花王座,而自圍繞叠相瞻視,各各不久皆得住彼不可思議境界。所謂起一行方便行住諸地中,能見不可思議境界,見如來地無量無邊種種法相,一切聲聞緣覺、四天王帝釋梵王等所未曾見。”


  爾時楞伽王聞佛世尊聽己問已,彼於無垢無量光明大寶蓮花眾寶莊嚴山上,無量天女而自圍繞,現於無量種種異花、種種異香、散香塗香,寶幢幡蓋、寶冠瓔珞莊嚴身具;復現世間未曾聞見種種勝妙莊嚴之具;復現無量種種樂器,過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陀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所有樂具;復隨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所有樂具皆悉化作;復隨十方諸佛國土,所有種種勝妙樂具皆悉化作,化作無量大寶羅網,遍覆一切諸佛菩薩大眾之上;復豎無量種種寶幢。羅婆那王作如是等變化事已,身升虛空高七多羅樹,住虛空中,雨種種伎樂、雨種種花,雨種種香、雨種種衣,滿虛空中如澍大雨,以用供養佛及佛子,雨供養已從上而下,於虛空中即坐第二電光明大寶蓮花王種種寶山上。


  爾時如來見其坐已發於微笑,聽楞伽王問二種法。時楞伽王白佛言:“世尊!此二種法我已曾問過去諸佛應正遍知,彼佛世尊已為我說。世尊!我今現在依名字章句亦問如來,如來畢竟應為我說。世尊!應化化佛說此二法非根本如來。世尊!根本如來修集三昧樂境界者,不說心識外諸境界。善哉世尊!如來自身於一切法而得自在,惟願世尊.應.正遍知說此二法,一切佛子及我己身亦願欲聞。”


  爾時世尊知而即告楞伽王言:“楞伽王!汝問此二法。”


  爾時夜叉王更著種種金冠瓔珞金莊嚴具而作是言:“如來常說:‘法尚應舍,何況非法。’世尊!雲何言二法舍?世尊!何者是法?何者非法?世尊!舍法雲何有二?以墮分別相中。虛妄分別是有無法,無大有大。世尊!阿梨耶識知名識相,所有體相如虛空中有毛輪住,不凈盡智所知境界。世尊!法若如是,雲何而舍?”


  佛告楞伽王:“楞伽王!汝不見瓶等無常敗壞之法,毛道凡夫分別境界差別之相。楞伽王!何故不如是取?有法非法差別之相,依毛道凡夫分別心有,非聖證智以為可見。楞伽王!且置瓶等種種相事,毛道凡夫心謂為有,非謂聖人以為有法。楞伽王!譬如一火炎燒宮殿園林草木,見種種火光明色炎各各差別,依種種薪草木長短,分別見有勝負之相,此中何故不如是知有法非法差別之相?楞伽王!非但火炎依一相續身中見有種種諸相差別。楞伽王!如一種子一相續生牙莖枝葉華果樹林種種異相,如是內外所生諸法,無明及行、陰界入等一切諸法,三界所生皆有差別;現樂形相言語去來勝智異相,一相境界而取於相,見下中上勝相染凈善不善相。楞伽王!非但種種法中見差別相,覺如實道者內證行中亦有見於種種異相,何況法非法無分別種種差別相。楞伽王!有法非法種種差別相。


  “楞伽王!何者為法?所謂一切外道聲聞緣覺毛道凡夫分別之見,從因實物以為根本生種種法,如是等法應舍應離,莫取於相而生分別,見自心法計以為實。楞伽王!無瓶實法而毛道凡夫虛妄分別,法本無相,如實知觀名舍諸法。


  “楞伽王!何等為非法?所謂無有身相,唯自心滅妄想分別,而諸凡夫見實法非實法,菩薩如實見如是舍非法。復次,楞伽王!何者復為非法?所謂兔馬驢駝角、石女兒等無身無相,而毛道凡夫取以為無,為世間義說於名字,非取相如彼瓶等法可舍,智者不取如是虛妄分別,兔角等名字法亦是可舍,是故舍法及非法。楞伽王!汝今問我法及非法雲何舍?我已說竟。


  “楞伽王!汝言:‘我於過去應正遍知已問此法,彼諸如來已為我說。’楞伽王!汝言過去者即分別相,未來現在分別亦爾。楞伽王!我說真如法體是如實者亦是分別,如分別色為實際,為證實智樂修行無相智慧,是故莫分別如來為智身智體,心中莫分別,意中莫取我人命等。雲何不分別?意識中取種種境界,如色形相如是莫取,莫分別可分別。


  “復次,楞伽王!譬如壁上畫種種相,一切眾生亦復如是。楞伽王!一切眾生猶如草木無業無行。楞伽王!一切法非法無聞無說。楞伽王!一切世間法皆如幻,而諸外道凡夫不知。楞伽王!若能如是見如實見者名為正見,若異見者名為邪見,若分別者名為取二。楞伽王!譬如鏡中像自見像,譬如水中影自見影,如月燈光在屋室中影自見影,如空中響聲自出聲取以為聲,若如是取法與非法,皆是虛妄妄想分別;是故不知法及非法,增長虛妄不得寂滅。寂滅者名為一心,一心者名為如來藏,入自內身智慧境界,得無生法忍三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