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新成法师传 第十六章
发布日期:   浏览:1569次

卓锡龙泉

 

    春暖花开,万象更新。
           2002
22日上午,在粤东经济特区、滨海城市汕头国平路市佛协大楼上,喜气洋洋,欢声不断。
    宽敞的大楼第二层楼厅上,举行聘任新成大和尚、明生法师,分别荣任龙泉禅寺方丈、监院的仪式。广东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黄德才专程前来庆贺。出席者还有汕头市政协副主席、市委统战部长、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谢惠鹏等。
    他所兼任寺院住持数量之多,在全国大和尚中是名列前茅的。他已年过八旬,约20座寺院住持的担子早已超负荷了。如今,汕头又来请他挑起龙泉重担,深感难于承担,恐误重托,故开始就婉言辞之。但汕头市有关部门与佛教界,深知新老德高望重,一呼百应,力能举鼎,明知其年迈任重,无奈龙泉若无此老为首,建成之日会遥遥无期,故经衡量再三,堂头非他莫属,便反复恳请。最后,新老见俗家潮汕如此厚爱,自入佛门以来也没给故土做过什么大功德,却之不恭,最后也就接受所聘了。

  龙泉禅寺是汕头市佛协发起创建的。它位于今金平区桑浦山南麓,占地90亩,左傍青龙山,右依白虎岭,山泉涓涓,灵气凝聚,乃龙虎呈祥宝地。
    1994
年,为满足四众于经济特区内,有一佛教大丛林进行佛教活动之愿望,而由市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市佛协筹资,进行辟山创建。
    1995
49日上午,丽日蓝天,法喜禅悦。龙泉禅寺奠基典礼隆重举行。新成大和尚,与中国佛协咨议委员会副主席、92岁高龄的当代高僧释清定(1903.12.161999.6.22,浙江人郑全山,广东大学哲学系毕业,任国民党少将时弃官削发,佛学理论饮誉国内外,曾含冤被判无期徒刑),上海市佛协副会长、潮阳人释观性尼师等,和党政领导人、信众共一千多人参加盛典。由广东省佛协会长释云峰、市委常委黄赞发为奠基石揭幕,清定、云峰、新成、定根、弘广五法师主法洒净。定根法师致欢迎词,市政协副主席、市委统战部部长陈序藩致贺词,市宗教局局长林木材宣读筹委会名单,新成和尚被聘为顾问之一。
在海内外善信乐捐下,历经办理征地、赔苗、迁坟、辟路,逐步建筑。1999年夏竣工天王殿200平方米,秀丽壮观。内临时恭奉佛陀泥塑坐像,高1.7米,宏大庄严。
    1999
118日,举行佛像开光暨大雄宝殿动工仪式,省佛协秘书长释明生、南华寺方丈释传正、省佛协常务理事释达青,和汕头党政要员张第高、钟展南、张辉群、谢惠鹏等600多人莅临。由市佛协副会长释光辉主持,会长释弘广致词。明生、弘广、传正三师为开工主法洒净。

 新成大和尚,在受聘为堂头之前,一直关注着龙泉禅寺建设的进展。每当它遇到困难,都慷慨伸出援手。
受聘为方丈之后一个余月,即2002316(二月初二),又偕监院明生,从穗飞锡龙泉,住在工地客堂内,一连七天,操劳寺务。就地规划鸠工两列两层僧舍楼(已于同年秋天完竣),由他捐资,建筑面积600多平方米。他请职事,定规矩,规范丛林制度,建立僧团。自此,该寺有僧众常住,并开始教务活动,每逢初一、十五日,四众弟子来寺礼佛,十分热闹。他每月为僧众提供生活费。经他亲临工地并出资,至2002830日,即历经半年余,把原来因故停工的大殿屋顶盖建完毕,遂使寺之主体工程告竣。
    4
23日,应邀到汕头市,举行该市第七届佛协理事会(416日成立)礼请他为荣誉会长仪式,并就佛协如何协助政府加强对宗教场所管理等,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副市长钟展南、市政协副主席谢惠鹏等出席了仪式。
    8
27日至28日,在他安排下,由监院明生,带引山西省古建筑保护研究所书记兼副所长李彦、所长左国保,两位中国古建名家,莅临工地,整体设计,使之更具大丛林之气势。
    10
28日,《汕头日报》登载了《筹资300万支持龙泉禅寺建设,汕头海外联谊会聘释新成为名誉会长》消息,全文如下:
    “(记者杨文兴)德高望重的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释新成大师,一贯爱国爱教,乐善好施。市升平区
浦龙泉禅寺兴建至今,他先后发动各界人士,筹资300多万元支持建设。1025日,汕头海外联谊会特地聘请他为名誉会长。
    在市政协副主席、市委统战部部长、汕头海外联谊会会长谢惠鹏和市宗教局、佛教协会负责人陪同下,释新成察看了龙泉禅寺的建设和管理情况,他希望通过理顺管理体制,加快建设步伐,使龙泉禅寺早日成为汕头最大的佛教丛林。”
    这是对为龙泉禅寺兴建而奔波劳累,一代潮籍高僧造福潮汕伽蓝的记录,这是新成老和尚晚年广兴丛林新的功德。
    2003
年元宵刚过,大师又偕明生法师,再到龙泉禅寺视察,开示加强管理,告诫不要把防火防盗各种安全措施停留在嘴上,而是要切切落实在行动上;要克服各种困难,继续推进建设。
    11
月中旬一天下午,他在百忙中,又步履匆匆,带着年轻的徒弟、侍者释光忠(法名昌厚),再次离穗至汕,来到龙泉禅寺。
    “方丈,本寺寺务和经济管理出现了问题,……日子难过呀!”寺僧向他诉苦。
    他详细了解事情来龙去脉之后,忧心忡忡。
    他想,汕头市有关领导部门于去春,通过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批准,再三恳请他来卓锡龙泉禅寺,以推进这新兴的大丛林建设步伐。一年多来,他筹资金,盖大殿楼顶,筑僧舍楼、会客堂,聚僧众,做佛事,使迟滞不前的荒山工场渐现寺形,使寂寞静谧的山林传出钟磬之声,如今寺务经济管理上出现“裂缝”,这非尽速“修补”不可。雷厉风行,是他一贯的作风。这要怎么办?经考虑再三,终于酝酿出一个解决方案。他又要起用一个多次受派遣、善于吃苦耐劳、勇于克服困难的爱徒了。
    他迫不及待,果断地打电话给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领导人,进行磋商。
    当解决方案,经共同确定之后,时已暮色苍茫,傍晚5时多了。他尚未吃晚饭,迫不及待,给广州海幢寺监院、徒弟光盛打去电话:
    “光盛呀,因汕头龙泉禅寺管理上遇到麻烦,明生法师工作太忙无法前来常住,经过与汕头市有关领导人商量,决定让你来担任监院,专职常住,主管寺务,请你马上把海幢寺工作交给李顺伟居士代管,你连夜赶来,有机票买机票,无机票就坐小车来,但要注意交通安全,明天一早就要开会,切切勿误!”
    “是!”光盛法师对师父这突如其来的临危授命,没有二话。
    新成老和尚,已多次在紧要关头用过这位爱徒,派过他去当广州华林寺监院、揭西县花果寺住持、陆丰玄武山元山寺代住持、广州海幢寺监院(任职至今)、重建清远飞来寺办公室主任……每次召之即来,来之能干,干必有成。故这次又派他来“啃硬骨头”。
    光盛法师紧急处理寺务移交手续,简单收拾一下行装,要购飞机票而没有班机,就只得叫江炎忠居士、光吉比丘(新成法师之侍者)两位司机,于当夜9时多驱车,从广州海幢寺直奔汕头而来。
    星空灿烂,夜色朦胧。广汕高速公路上,车声隆隆,风驰电掣。两位司机,轮流开车,人停车不停。小车安全地疾驰,像离弦之箭,直射粤东滨海城市。
    广汕路上,车在疾进。而龙泉禅寺僧房内,坐着一个未眠老和尚,在等候车子到来。等至半夜12时,仍问侍者:“光盛的小车到了吗?
    凌晨约4时,小车快速而安全地驶至汕头市桑浦山南麓的龙泉禅寺。
    寺门口,早就有受方丈委派在此恭候多时的会计陈少卿居士迎接。他见车子到来,兴奋地说:“大家好,把你们盼到了。按方丈吩咐,先领你们到山脚吃早斋,再来寺内歇息。”
    大家一起乘车离寺下山二三公里,在开早市的
浦一个路边排档食店,炒了斋面吃,然后返寺。
    一进僧房楼,时间才5点钟。晨曦中,几乎彻夜不眠的新成老和尚,就笑眯眯地健步驰前,欢迎爱徒到来,脸上像绽开的山花。
    天亮了。冬日在东际爬出海面,升上空中,透过层层云雾,把万道光线,射向群山、原野。尽管阳光强度薄弱,但给严寒的大地带来温暖,难怪有“冬日可爱”一词。
    光盛法师,在朝阳照射下,才看清这山坡上龙泉禅寺初步建设的“庐山真面目”。这是一个场面开阔、山陡坡峻而建设任务艰巨的寺院,来此负责建寺是一次艰难的使命。
    在客堂门口墙上,他瞥见一张墨迹未干的红牌黑字告示:
    奉和尚命,请光盛法师为监院。客堂白。
    早晨8时半,在客堂准时召开理顺龙泉禅寺寺务和经济管理工作的紧急会议。
    市委统战部、市民族宗教事务局领导人,新成方丈、光盛监院及陈少卿、陈炜居士出席会议。大家就有关问题展开讨论,支持方丈所提议的解决方案,达成了共识,并作出了相关决定。
    新成方丈用俗家的潮汕话语,以铿锵有力的声调,说:“龙泉禅寺前段在寺务与经济管理上遇到较大麻烦,我心里十分难过。这次多谢各位领导同志支持,作出有关决定。从今天起,这禅寺我委任光盛监院常住于此,全权负责,具体管理。他也是潮汕饶平县人,当地情况熟悉,是我一员‘爱将’,信得过。我相信,龙泉禅寺有光明的前途,能早日作为大丛林屹立在粤东!”大家响起热烈掌声。
    下午,老和尚如释重负,带着侍者释昌厚,微笑着,信心十足地坐飞机回广州了。

 光盛法师。法名昌源,俗姓名汤奕源。1966年农历11月初9日出生于广东饶平县柘林镇,下有5个弟弟。18(1983)礼新成法师出家。
父亲汤祥运(1934
1997),母亲许红(1942─ )。父亲正直奉公,勤耕力作。他虽当上第三生产队队长,但队里田少人多,当时农村不准私人承包田园,有公社化时“吃大锅饭”残余,农民出勤不十分出力,故家境仍贫寒。汤奕源读书的学费,为主依靠奖学金,因为常在班内每学期考试总成绩中获前三名。
因家庭房少而人口多,他与一位弟弟就寄住在第二母舅许德安及其夫人所任教的柘林中学内。读完初中二年级时,即1982年底,因柘林中学校内不准住外人,他和胞弟只得“移民”,小弟移回家中挤住,他移向离家仅一公里多远的山路、北面虎鬃山坡的白雀寺中夜宿。住持释光兴,俗姓名汤财来(剃度师释新明),是汤奕源之堂兄。
    汤奕源没想到,他这一“移居”,竟然改变了一生的命运。
    每逢读完书回寺吃饭、夜睡,他常常听晨钟暮鼓、诵经念佛之声,看《认识佛教》、《一个科学家研究佛学报告》油印本,耳濡目染,竟崇拜起佛祖来。尤其是寺内那弘觉、新明两师,唱诵优美,抑扬顿挫,使他爱上诵经,常常跟着学诵。
    他闻到光兴法师之参拜师新成和尚之大名,便请光兴法师写信给新老要求皈依之。新老1983年农历219日复信,同意当其皈依师,取法名“光盛”,采取方便方式,写皈依证明书寄来。
    1983
3月一天上午,新老从穗至白雀寺,与潮阳灵山寺新曦法师,主持了修建大殿的中梁升架仪式。
    新老进寺不久,就问光兴徒弟,说:“你写信给我,请我所收的皈依小弟子光盛在哪里?
    “他去上学,中午才回来。”徒弟答。
    光盛居士,上午到学校读书,11时多,照例归寺。刚至住房,放下书包,便跑去光兴法师处。
    “光盛,你的师父新成法师,从广州来啦!他一进门就问起你,我带你去拜会师父!”光兴法师喜滋滋地说。
    “顶礼师父!”在大殿内,年轻的光盛居士,跪拜新成法师。
    “这是谁?”新老问。
    “这是你的皈依小徒弟光盛,今年才18岁。”光兴法师回答。
    “哦,你是光盛,长得这么漂亮,少年英俊,起来起来,免礼。”师父笑呵呵,上前牵起这位首次见面的皈依弟子。
    光盛居士起身站在一旁,腼腆着,怯生着,脸浮红云。
    “你年纪轻轻,就向往佛教,善根早植。要刻苦读书,学好文化,增长知识,将来做什么工作都有用处。你住在白雀寺,要听从光兴调教,学习佛陀教理,长大才能成器,续佛慧命啊!”师父笑容满面,语重心长地说。
    “师父,你的话我一定牢记在心。”小徒弟红着脸有些羞怯地回答。
    大家欢聚一堂,吃午饭。
    下午4时多,光盛居士又放学回寺。吃完晚饭,他照例又随比丘们上晚堂,一起朗诵《弥陀经》、《蒙山施食》、《弥陀偈》,绕佛及回向、祝伽蓝。
    “你诵经诵得不错嘛。”新老慈祥地对着一起从事晚堂的小徒弟说。
    “他学习诵经进步快,我只教他诵《往生咒》,其它咒全是自学,对《弥陀经》他滚瓜烂熟了!”光兴法师插嘴夸奖说。
    “真有出色,小徒弟聪明伶俐,才貌双全,实在有善根啊!”新老十分满意,笑得合不拢嘴。
    第二天是星期日,学校例假,光盛居士,便一早跟随光兴法师、吴潮坤居士(释光惜尼师之俗胞兄),陪同新成师父,往约5公里远,所城镇下湾乡西北幽谷中的普陀岩,去看望新老之皈依弟子、自小住岩的光惜(1年后削发为尼,今住揭阳市东山区崇光岩)
    走过山岭时,光盛居士见师父已65岁了,怕他行山路不便,遂上前去搀扶他走路。
    “光盛呀,是你牵挽师父,还是师父牵挽你?”当时,年富力强、一身硬朗的新成法师,哪用少年来牵挽?故诙谐地问道。
    “是……”小徒弟一时语塞。若回答是他牵挽师父,这是笑话,师父健步如飞,哪用少年来牵挽?若回答是师父牵挽自己,更是笑话,一个生龙活虎的少年,哪用年过花甲的老僧来牵挽?实在是无法回答,变成傻笑。但是,师父这句耐人寻味的问话,令他终生难忘。直到23年后之今天,师父仍体健骨硬,挑着如来重担,还在牵挽自己啊!
    “我代光盛居士说吧,在山路上,我牵挽师父;在佛门上,是师父牵挽我。”同行30多岁的吴潮坤居士,见光盛无词可答的窘迫神情,解围地说。
    “哦,这吴潮坤居士食盐多过光盛食米,答得巧,答得妙啊!”新成法师一番好评,惹起大家一阵笑声。
    大约过了半小时,走到林茂石奇的山谷普陀岩,受到负责人弘隐尼师热情相迎。光惜见师父法驾光临,喜出望外,倾诚招待备至。
    10
时,大家离岩下山,约15分钟后抵达公路旁。新老想乘汽车前往潮州开元寺,探望旁系师弟新维法师。
    10
50分钟,师父临别仍持续向车外挥手,对依依不舍的光盛徒弟,一再嘱咐道:“好好读书,好好念佛!”
    “我谨记师父开示,请师父好好保重法体!”徒弟真舍不得师父离别,边说边眼角涌出泪珠。
    同年夏天,新成法师又一次专程从穗至白雀寺,是应求来为光盛居士剃度的。因自春日来寺后,光盛居士早就萌发出家的念头更加成熟,下定决心请师剃度,多次去信恳求。
    可是,为徒削发之事,遇到重重阻力。不仅光盛的父母、母舅、学校班主任,甚至连所有同学、亲友,全部反对他削发为僧。这可怎么办?
    午餐后,师父顶着似火骄阳,汗水淋淋,由徒弟和光兴法师带路,亲自登上汤氏家门。
    父亲汤祥运躺倒在床上,想与他搭话的新老站在这边,他故意把头转向那边;师移至那边,其头转向这边,不理不睬这远方名僧。
    “汤兄,奴仔(小孩)发心出家,是好事,弘扬佛法,利益众生,请你尊重他的人生选择。”
    “出家人凄惨,何况他是我的大仔(长子),更不准他出家!”
    “出家者乃大丈夫之事,虽然清苦,但普度众生,到处受人恭敬,哪会‘凄惨’?旧社会里经济萧条,出家人需登门化缘,一钵千家饭。如今新社会经济好转,僧尼不用托钵求施,生活改善。
    他是你的大仔,下面还有5个弟弟。唐朝相国裴休,只生一女一子,还说服自己的独生子出家,写诗相赠,流芳千古。”
    躺倒者心无所动,说服者磨破嘴皮。
    反复劝说未果,谈判陷入僵局,师父也只能无功而返。
    临别,他叮嘱徒弟等待机缘,继续耐心说服父母,获得同意之后才削发。他说:“登门说服家长让儿子出家,我是首次,可惜失败。”
    尽管说服失败,但可见师与爱徒光盛因缘殊深。汤祥运因没接触佛教,不理解佛学,故顽固反对儿子出家。而在儿子为僧后,他常到白雀寺,听钟磬之声,看佛理之书,闻僧人说法,耳濡目染,终于悟出了佛教是劝人行善积德、创造和谐社会的教育,遂改变自己原来抵触态度,热爱起佛教来,在儿子出家5年后,即1988年也礼新成和尚为师,皈依三宝,取法名“光轮”,成为在家佛教徒。子悟父随,成就一段佳话。
    光盛居士当时反复说服父亲,说自己与佛有缘,要献身弘法利生的益世事业,但其态度没有转化,再三说:“你如果出家,我不认你这个仔!”并把他拉回家食腥。光盛居士为坚持食斋,自设小灶。
    同年10月,光盛居士在柘林镇邮电局,打电话到广州六榕寺,对时任监院的师父说:“父母已同意了,请你为我落发。”
    按师安排,他前往普宁县南径镇青洋山正德寺,先住月余,然后由师所委托之徒、寺僧光深代替削发。披剃完毕,三天后光盛就到了六榕寺住下了。
    约过一个月,师父带他到粤北南华寺僧伽培训班学习。
    有一个星期天,光盛法师返穗看望师父,师父见他身体虚弱,便把香港徒弟光瑞赠他本人的鹿茸针、白蛋白等保健药品,转请医生为徒弟多次打针。爱徒之举,真似父母啊!
    越载四月初八,南华寺开戒,逢师父受聘为尊证阿门者黎。师赠其拜具、袍、粗麻衣等和应缴戒金70元。他与潮汕人弘慧、智楠、昌愿和省内外300多名男女戒子,经1个月受完具足戒。
    像教育其他子弟一样,师父谆谆开示光盛说:“你们这些年轻出家人,享新社会的福,有条件可读书。你要尽心读书,然后去佛学院深造,要争气啊!
    光盛在南华寺,本要读一年,未毕业时,在佛学杂志上见到苏州的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要招生消息,便约两位也想去读书的智楠、果成同学,一起去六榕寺找师父,请他答应自己去报考。
    “光盛有上进心,我欢喜。凡是你们要去佛教学校读书,我都支持,都鼓励啊!”师父对着弟子及其同学,和蔼地说。接着,又补充道:
    “你要有两手准备,一手是成绩合格,考得上;另一手是考不上,不要灰心,继续努力学习,再考上,无论如何要到佛学院深造,当个儒僧!
    说完,拿出自己的名片,在其背后写着:“安上法师(院校讲师,时为苏州佛协秘书长、西园寺当家而后为方丈):我的徒弟光盛,前往报考佛学院。”又在另一名片之背写着:“真禅(上海佛学院院长)法师:我徒弟光盛,前往报考佛学院。”然后,把两张名片交给光盛,让他们出远门求学能获方便。
    临别,他又对光盛及其同学赠款作路费,关怀备至。
    7
月里,光盛、智楠两师考中了,在苏州马上写信向师父报喜。
    师父回信道:“为你祝贺,请珍惜良机,刻苦读书,学好知识,将来才能弘扬佛法,不然混个僧人虚名,对不起众生啊!”并寄赠200元作费用。
    暑假时,光盛因手头经济紧缺,为节省往返路费,没有返穗而改为留校过日。慈悲的师父却趁六榕寺僧、光盛之学兄瑞旭有事到苏州之便,托他携100元转赠光盛,嘱将此款作路费,返穗度假。
    两年后,即19877月,光盛法师在灵岩山分院毕业回穗,被安排到光孝寺任副寺。1989年任广州华林禅寺当家(师兄光明任方丈至今)。年末至1992年任揭西县佛协副会长,揭西县花果寺、普宁慈云寺住持和陆丰县玄武山元山寺代住持,并任陆丰县政协委员。1992年至1994年任揭阳市佛协常务理事、双峰寺监院、广州市海幢寺首座兼监院。1994年至1997年赴香港任龙山寺监院、国际联密佛教慈航会荣誉会长、揭阳市第二、三届佛协副会长、普宁市玉云寺住持。1997年至2000年任清远市政协委员、市佛协代会长、飞来寺监院以及普宁市占陇胜恩寺住持。现任广东省佛协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广州市佛协副秘书长、广州市佛学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海幢寺首座兼监院、揭阳市佛协副会长、普宁胜恩寺住持。在佛教刊物上发表《浅谈佛教真理———缘起》、《浅谈净土宗》等论文。成为广东佛教界年轻有为的法师。

 如今,光盛监院,自听从师父临危授命,离开省城大丛林,来此粤东荒山野岭以来,食不甘味,寝不安席,为龙泉禅寺的经济管理、寺院建设、僧人配置、道风整顿、处理寺与各方面关系等付出大量心血,不辜负师父重托。
    他见僧舍楼前,乱石遍地,山丘崎岖,一片荒凉,便投资2万多元,苦干一个多月,让乱石搬家,令山坡低头,平整为大阔埕,东侧辟为停车场,并植树绿化,苑似 园。
    他见食用水,是抽地下水来用,天旱告急,便请来技工,在后山有泉水之处,设置一个5立方米的不锈钢大桶蓄水,再铺200多米长的水管,引入香积厨内,并设多个水龙头,供应全寺,源源不绝,取之不竭。常有香客还把甘泉汲于桶中带回家冲茶。
    老和尚派弟子到汕头“蹲点”,不是对龙泉禅寺撒手不管,而是时时关注,在日理万机之中仍多次法驾亲临。越岁2004年头9个月,就来寺3次。
    炎夏6月,由新老督造的佛陀、观音菩萨两尊铜铸巨像,用两辆货车,从广州长途运来寺中。两尊像皆高6.8米、宽3.7米,重达七八吨,共造价52万元,拟安置于大雄宝殿内。
    两尊铜像运至山寺之际,老和尚也来至寺中,见天气酷热,而僧房、客堂、斋堂的空调机、风扇降温的力度不够,便自掏腰包,捐出8000元,叫光盛监院去添置设备,改善寺僧生活环境。
    身兼20座寺院住持的老和尚,尽管年过八旬,仍是如此为一座座寺院奔波操劳,尽形尽寿。
    汕头市委统战部、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市佛协,对该寺续建工程给予高度重视、热忱关怀。
    2003
125日,经他们穿针引线,在香港成立了“龙泉禅寺香港捐建委员会”,名誉会长林百欣认捐100万元,会长马鬃深认捐50万元,王德雄先生认捐30万元,周厚立先生也认捐,许学之、张楚光各认捐20万元,马定昭先生认捐10万元。郑锦钟先生已捐10万元。
    12
16日,香港九龙潮州公会主席马松深伉俪来寺视察。越日,来寺的新成方丈,得到市委副书记于云臣,市政协副主席、市委统战部部长谢惠鹏,于迎宾馆亲切接见,备受赞誉。
    2004
27日,应新成方丈之请,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设计师来到龙泉寺,为寺绘制规划平面图、功能结构图。按该设计方案,寺占地约150亩,分为宗教活动区、宗教旅游区、宗教文化区、僧人生活区,依山就势,突出泉石景观,既有丛林宏伟气势,又有潮汕庙宇精美布局。
    2
13日,重建大雄宝殿地基清理工程正式启动。
    3
10日,新成方丈再临禅寺,审议总规划图,视察工地,于翌日主持重建大殿开工仪式。工程由福建省福鼎市古建公司承建,总造价395万元。
    至2005年,已运进释迦牟尼佛、消灾延寿药师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六祖惠能大师共5尊铜铸大佛像,每尊皆高7米左右,总造价共100多万元,庄严雄伟,令人感叹。
    该寺喜获两大墨宝,大为增色。已故中国佛协会长、大书法家赵朴初生前题“龙泉禅寺”。副会长茗山大师,于圆寂前的1997年冬,撰并书冠首妙联:
    龙天拥护僧俗皈依此处最宜说法
    泉石清幽山林寂静这边正好参禅
    不久的将来,一座集礼佛、品斋、郊游、敬老于一处,汇堂、亭、阁、石刻、园林于一体,与汕头大学、桑浦公园连成一线,粤东最大的丛林、佛教文化的大型风景区,会耸立在“海滨邹鲁”的汕头经济特区之中。

 
  
■ 上一篇 新成法师传 第十七章
■ 下一篇 新成法师传 第十五章
■ 相关文章
 
  • 新成法师传 第二十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九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八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七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六章
  • 客堂:020-84399172或34376882转8013  念佛堂:020-34376882转8019   办公室:020-34376882转8001   法物流通处:020-34376882转8011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南华中路188号 有缘人Q群:149020124
    海幢寺 寺院基本帐号:   开户银行:广州市工商银行同福中支行    户名:广州市海幢寺    捐助账号:3602001109004481578

    Copyright © 广东省广州市海幢寺(Hoi Tong Monastery)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40232号 技术支持:惠州商网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