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新成法师传 第十八章
发布日期:   浏览:1248次

利生楷模

 

    新成大和尚,身材魁梧,面如满月,准大额阔,两耳尤长,慈眉善眼,笑容可掬,是形神兼备的慈悲菩萨相。
    佛陀大力主张慈悲济世。
    在《华严经·行愿品》中云:“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于诸病苦为作良医,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暗夜中为做光明,于贫穷者令得伏藏。”
    又在《像法决疑经》中说:“我于经中处处说布施,欲令出家在家人修慈悲心,布施贫穷、孤老乃至饿狗。我诸弟子不解我意,专施敬田不施悲田。敬田者是佛法僧三宝,悲田者是贫穷孤老乃至蚁子。此二种田,悲田最胜。”
    其得力助手菩萨身体力行。菩萨,是梵语,译成中文,意思是觉有情。观世音菩萨扶助教主弘法利生,普度众生,救苦救难,“随处化身不生不灭,寻声救苦大慈大悲”。而地藏菩萨,则历经修行,本可成佛,但他发愿说:“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即是没有把那些受苦的人全部解救出来,就决不成佛。这觉悟是多么高啊!他的发愿,使我们想起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句名言。因此,人们用菩萨心肠,来比喻心地非常善良的人。
    自古至今,中国广大佛教徒,都牢记佛经的开示,以菩萨为榜样,利益众生,度人苦厄,涌现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北魏首创“僧祗户”制度,就是以丰年“僧祗户”所缴纳“僧祗粟”作为社会救济基金,由僧团掌握,以供灾年赈济之用。唐代在寺院设“悲田养病坊”,作为收养贫病无力求医、孤老无生活来源者的慈善机构。历代都有佛教徒以个人或寺庵力量慈悲地济贫救灾、施医赠药的动人事迹。南北朝饥荒时,出现了僧人法进,舍自己身上的肉,布舍给灾民的悲壮之举。民国太虚大师提议成立“救世慈济团”,开展救灾(援拯焚溺、赈济饥荒、消防水火、救治兵伤)、济贫(传习工艺、开垦荒地)、扶困(安养老耄、保恤贞节、予今全残废)、利便(施舍灯明、修造桥梁、义置舟渡)11项救济工作,以体现我佛慈悲的济世精神。自古至今,除平常施济外,各寺庵都在每年农历七月举办盂兰胜会或水陆法会,然后施食,布施大量粮食、花生油等给穷民。
    唐朝禅宗六祖惠能,也在《六祖坛经》中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强调教徒不应该脱离社会,应该对社会有所奉献。
    就新成大和尚所处俗乡的潮汕地区来说,仅有史书可查者,自宋至今,就有数十位佛门大德造福社会、救济民众的传世佳话。
    宋朝大峰祖师(1039.11.291127.10)。宣和二年(1120),自闽化缘至粤东潮阳县蚝坪(今和平)。时逢旱灾,瘟疫流行,饿殍病尸,村野疮痍。他为民祷祝,施医赠药,又收尸埋骨。见后灵豁(今灵泉寺址)与蚝坪之间,有大川(今练江)横阻,它直通大海,波流湍急,渡民常以复舟为患,遂发愿建桥,以便往来。他广募众资,亲度水之深浅,以计需用木石数量,于宣和五年(1123)往福建,至靖康丁未即南宋建炎元年(1127)载运木石航海归来,同年筑成长30丈、宽9尺的和平大石桥,结束两岸往来所受风涛之苦。自清初起,潮人于各乡大兴善堂数百座,奉其像,行其善,“诸恶莫做,众善奉行”,于清末传播到泰国曼谷,今东南亚(包括港澳台)和西方国家(例如美国等)、港澳台共约有200座,至今方兴未艾。汕头存心善堂于1945年有龛联云:“吾师造桥横跨练江十六洞,菩萨化身普利岭海万千家。”这是大峰精神的生动写照。法国巴黎第十大学教授傅莫溯(法人取中文名),于200311月和20054月至5月,两度莅潮汕考察130多座善堂,拟出专著。
    清初超月祖师(1568.4.71702.10.29)。号一镜,惠来县人宋氏,康熙十一年(1672)于惠来创建永福寺,潜研佛学,引众行善,扶危救难。康熙二十一年(1682)饥荒年,倾尽所有救灾民,钱粮不够而四处化缘赈灾,被称为“活佛”,后人塑其像立其庙于海内外,弘扬善德。他活了135岁,成为中国寿星。在县城永福寺毗邻、1992年重建竣工的宋祖师庙,中座联曰:“宋禅活佛人奉敬,祖师庇佑民安宁”。
    民国时期释运杰(18811926)。出身于普宁县涂沟殷商之家张氏,幼具善根,弱冠披剃,在揭阳、潮安一带修苦行,收字纸,埋尸骸,术岐黄,施医药,1907年振兴潮安县大吴乡修德善堂,1914年创建揭阳县炮台镇东岭觉世善堂,1922年创建觉真善堂,惠泽黎庶,被称为“菩萨”。新加坡华侨奉其像、香火而创建同德善堂念心社等,今仍继其志,行善举。现饶平县重建一新的永福寺,特筑“运杰菩萨殿”,冠首联云:“运菩萨道普度众生北阙升九品,杰大愿行悲心济苦东岭显圣灵”。
    国难深重的民国岁月,饶平县海山岛人释莲舟(即定会)法师(19041996),协办汕头善堂小学,在潮州开元寺施食,多次冒险出洋,募获总量66000包以上“和尚米”来潮活人无数,被誉为“大峰再世”。1945年仲夏所立《汕头市救济院纪念释莲舟法师募米碑记》,今收藏于汕头市侨史博物馆。他93岁圆寂,广东省佛协敬挽联曰:“莲开上品撒手便归极乐国,舟驾慈航早时再度娑婆人”,光孝寺等献挽幡,云峰法师有诗赞之。
    还有清末符顺(光绪甲申即1884年主开元寺法席)、福海(光绪初来潮)、民国纯保(18661936)、现代定根(19152003)、定持(19211999)、宽豪(18991987)、行一(尼师,19152001)等等,或施医赠药,或赈灾恤民,或收尸埋骨,善绩彪炳,受世称颂。
    潮人新成大和尚,继往开来,在社会主义新时期,从远离红尘的佛殿走向社会,把关注的目光投向受灾的山区、贫困失修的小学、家穷失学的儿童,慈悲喜舍,关心弱势群体,实践了佛陀的教诲,再现了菩萨的行愿,被誉为“菩萨心肠”,成为“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新时期的释大峰,“人间佛教”的沙门楷模,闻名全国的利生模范!
    他得到了党、政府、人民给予的多方面荣誉:1985年被省宗教局授予“两个文明建设贡献先进个人”称号。1997年、1998年,先后荣获市、省政府颁发的“扶贫热心人”奖章。1999年光荣上京出席第三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并上天安门城楼参加阅兵。20021226日荣获“广东省宗教界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先进个人”称号。
    “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利乐一切有情。”这是他的悲愿。
    “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这是他的座右铭。
    “我们僧人除了学习佛教的经典、提高自身的文化素养和道德品质之外,更要多做一些利益群众、福利社会的事情。”这是他的心声。
    “佛教是讲慈悲的,慈是予人以乐,悲是拔人之苦。我反对把出家与入世断然分开,佛教应站在为民造福的角度,实施慈悲,为社会出力,正如惠能《六祖坛经》所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恰如觅兔角。’”这是他的目标。
    数十年来,他始终本着“诸恶莫做,众善奉行,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宗旨把握自己,摄引众生,把佛陀的爱洒向人间。其高尚的操守,热爱祖国、奉献社会、服务大众的善举,深深地感召着、督励着佛门四众,同时也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赞扬。
    按常人想法,他出生于忧患、成长于多事之秋,过了几十年的清贫生活,而今社会发展日新月异,进入崇尚享受的时代,按大师的生活条件是完全可以得到大大的改善、尽情的享受。然而,他的生活还是十分省俭,铢积寸累,节衣缩食,珍惜来自海内外信徒、各界人士的每一分净款,汇集起来,再还给社会,再还给众生。
    “我对生活淡泊无求,对众生慈悲为怀。我是出家人,是十方善信供养我的。因此,我处处严守戒律,生活上布衣简食,十分注意节俭。”他心里总是装着贫困的人群。
    前几年,有一次他倡导并支持一些出家人和宗教工作者到内蒙古自治区等地考察,大家出于对他老人家的关心,回来时送上一件羊绒衣,大师说什么也不肯接受,冬天仍穿着那件历经春秋的薄棉袄。
    2001
730日至89日,他率领中国佛教代表团前往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泰国访问时,因舍不得花钱购买新裤带,而用一根绳子扎上了事。他就是这样克勤克俭,实践菩萨行愿。
    “一个人如果想获得心灵上的安适和超然,就必须无我的布施,舍弃贪婪。一个人应该经常伸出援手,帮助那些困苦无着的人,令他们感到社会温暖,争取早日摆脱贫困。”这是他的说法,也是一位得道高僧慈悲心的写照。
    他往往倾其所有,并带动佛教徒和各寺庵,慷慨地救灾赈贫,无我地兴教助学。
    他作为广东省佛教慈善会会长(2004917日起为永久名誉会长),身体力行,除了救灾赈困外,还于2004年初,倡议筹办由光孝寺出资的省佛教协会佛教慈善诊所,在明生法师重视下,于1228日正式开办,新老与副省长雷于蓝为诊所揭牌,中国佛协副会长圣辉、明生及有关领导人出席仪式。开办后施医赠药半年中,每天门诊40人左右。这是体现佛陀慈悲精神、人间佛教,把温暖送给特困群体,建设“和谐广东”的新举措。
    1.
救灾济贫
    国家遭受百年一遇的华东地区水灾(1991年夏,他带头捐1万元,并发动信众捐20万元)、云南丽江地震(19962月,光孝寺僧捐30余万元以帮助重建民族中学教学楼)、张家口地区地震(1998110日,他带头捐8万元,光孝寺捐5万元,四众弟子捐2万余元)、粤北水灾等自然灾害。从报纸上获知上述消息,对灾民之苦,如同身受,万分同情,毫不犹豫地听从党和政府的召唤,带头发动了四众弟子捐款、捐物,得到了各寺庙、僧众的积极响应,把救灾的钱、物送到灾民手中。
    1997
58日,广东清远市的飞来寺因山洪暴发而被泥石流冲毁,9位僧尼、居士罹难。他亲自布置海幢寺为罹难佛教徒超度,并带头捐款,还在寺内设立重修飞来寺功德箱。同年6月,他任飞来寺重建委员会主任(明生法师为副主任)兼住持,派徒弟光盛法师至寺任监院兼重建办公室主任。1228日,他主持了重建奠基典礼,并作了号召性的讲话。经海内外佛教徒、各界人士共捐1500万元巨款,该名刹于2003930日重建告竣,越载429日开光。
    平时每逢寺庵修建、兴创,也是尽力资助。例如募资向揭西县棉湖花果寺捐约80万元,向饶平县白雀寺捐约20万元。不胜枚举。
    1998
年,因国家进行三峡工程建设,急需搬迁、易地重建三峡库区内的寺庙,大师闻讯后,积极响应中国佛协的号召,为国家排难解忧,当即捐款10万元,有力支持三峡区内寺庙移建工程。
    同年秋,长江、嫩江、松花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他和执事班子动员信徒乐捐,光孝寺捐30万元,四众弟子捐5万元。他还当广东电视台赈灾义演嘉宾,个人捐10万元,明生法师捐2万元。当记者采访时,他十分激动地说:“我今年70多岁,这么大的洪水还是第一次听说。也只有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军民才能战胜这次大洪灾。我们佛教的命运,是与国运联系在一起的。国家今天遭受大灾大难,灾区人民处于洪水肆虐的困境中,我们作为一个公民,作为一个佛教徒,要热爱国家,热爱人民,各尽所能,支援灾区。我个人的能力有限,希望全省的佛教徒、社会各界人士,都能克尽责任,捐钱捐物,为灾区人民雪中送炭。”
    9
月底,他带领6人访东北时,在大连市区参观一座尼庵,老尼师汇报建斋堂,欠1万元购杉木,当即捐1万元,带钱不够便向同行者借款。
    2001
2月,他为内蒙古雪灾捐3万元。6月,为揭西县钱坑老人慈善会捐10万元,捐给教育基金会2万元。9月捐给佛教慈善基金会5万元,捐江西宁教小学校建设费8万元,捐“九运会”2.5万元。11月为广西扶贫助学捐2万元等。
    2001
年,由他提议,执事会通过,光孝寺捐300万元,扶贫济困、支助希望工程。
    2004
年底,东南亚受印度洋海啸冲击,灾难深重,他感同身受,非常难过,不顾高龄,亲赴海南省参加南山寺等地募款赈灾活动。1228日在三亚南山观音苑第22次南海放生法会上,他联合南山寺僧团和2000余名佛教徒,祈祷罹难者安息。两天后在三亚市政府举行赈灾捐款仪式上,他代表三亚南海海上观音功德基金会,捐献一批财物,并委托三亚红十字会送抵灾区。
    老和尚德高望重,名闻遐迩,故广州之外四方八面的人便经常来信求助。求助者有家里死人,遗下孤儿寡妇的;有病重医疗费告急的,有遇上天灾人祸的,有没钱读书的……他每逢接到求助信,就叫李顺伟居士按地址汇款去,少则数百元,多则成万元。
    1998
年,江西省一农村村委会来信,说桥被洪水冲断了(附有照片),有一小孩涉水过溪时溺亡,请求资助,新老叫李居士汇去1万元。
    2001
年,内蒙古一老牧民来信,说儿、媳都不幸死了,存下一个孙子正在读初中,而没钱缴学费,新老叫李居士汇去1000元。
    接到求助信而汇款之事例,有时一个月中数宗,十分频繁。
    李顺伟居士觉得,如今社会复杂,风气不纯,求助信有真有假,劝新老不能凡收到信就汇款去。
    新老却说:“我们出家人,慈悲为怀,宰相肚内可撑船。就算10封求助信中,有9封是假的,我们全部汇款去还有一个凄惨人获救援,值得。若是10封求助信全是真的,那就更值得!”
    新老见李顺伟居士因不信每信是真的,而不大乐意去汇款,就说:“你不寄,我叫别人寄。”新老扶贫之心,是如此宽宏,如此执着,如此慈悲!
    据受托代为汇款的李顺伟居士说,10多年来,仅由他到邮局办理的,新老对不相识的求助者,至少汇去10万元;对相识的求助者,至少支援20万元。
    1999
年,一位常住广州、福建省福安县籍僧人,向新老反映俗乡正在建设大梨小学,资金告急,请求支援。他立即捐献私蓄9万元。
    有求者救助之,无求而获悉其陷入困境者,只要他从报纸上看到时,也就多次主动、慷慨雪中送炭。例如,2006年农历正月廿日,他见到《南方日报》一篇消息,说一个儿童不幸患白血病,住在广州市南方医院,需要抢救却因家贫而难筹医资,遂产生恻隐之心,拿出私蓄1万元现金,交给侍者蒋国平居士说:“你把我这1万元,现在送到南方医院去,抢救白血病儿童要紧。”蒋居士立即携款去医院捐献,令病人家属和医护人员为之动容。
    施恩不图报,图报不施恩。他对捐赠,从来只讲奉献,不求单位、个人回报,甚至连要宴请他也总是找借口谢绝,真正做到无我的布施、无私的奉献。
    2.
兴教助学
    为了让广东乳源瑶族自治县必背瑶寨山区的希望小学学生们能安心读书,于1995年和1997年,分别捐款2万元和1万元给希望小学。
    1996
6月,他得知广东连南县好多瑶族在校学生,因家庭经济艰难或父母双亡而面临失学的困境,便带动光孝寺众僧乐捐,于数天内募集5.3万元,筹足学费,使200多名儿童返回校园。
    1997
年捐2万元给广州市回民小学,并拿出5000元专门给有经济困难的小孩读书之用。同年8月中旬,经他提议并由执事班子讨论同意,光孝寺向贫穷的广东连山壮族自治县江联小学捐献20万元,以建三层教学楼(199856日落成),同时,省佛协慈善基金会捐12万元、3万元分别建咸石桥、覃运桥。
    1998
年号召光孝寺捐35万元,兴建乳源县瑶胞村。他还以元山寺名义,向广东陆丰碣石小学教学楼捐款20万元。又向俗乡揭西县钱坑医院捐救护车等。
    2000
年,他响应市宗教界人士号召开展“爱心助学一帮一”活动的倡议,为帮助贫困儿童就学,除认捐50名学童每人300元外,还发动海幢寺僧众认助100名。同时从此,光孝寺每年向省教育基金会捐5万元。
    2002
9月,又响应省民宗委号召,为遭受水灾的连山县筹得善款100万元,省佛协出资5万元,光孝寺出资10万元。
    2003
87日,在“海南省统一战线资助2003年优秀特困生大会”上,他代表海南省南山寺,乐捐10万元并讲话,得到省政府颁发的荣誉证书。
    2004
年,他作为广东潮人海外联谊会名誉会长,代表光孝寺,向该会第一届扶贫助学大会认捐助学金30万元,越载又捐30万元。
    2004
528日,他偕明生法师,代表海南三亚南山寺,捐资113万元,用于兴建天涯镇华丽小学、崖城镇凤岭小学两幢教学楼,并资助海棠湾镇升昌村(13万元)、凤凰镇新联村修建村道。至此数年中,南山寺已共捐近500万元,用于扶贫帮困、助学济残等公益事业。
    他为支持全国少数民族发展教育事业所做的卓越贡献,更是其菩萨心肠的一大体现,也是其闻名中华的一大成就。
    我国有新疆、内蒙古、西藏、宁夏、广西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经济欠发达,资金非常困难。为了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教育事业,从根本上改变落后的状态,1995年新成大师作为佛教界代表,在广州市宗教局领导下,倡议广州市五大宗教(佛、道、基督、天主、伊斯兰)联合组建“广州市宗教界支持民族教育委员会”。他当会长,其徒孙释耀智当副会长、法人代表。每个教派各派一人当副会长。因新成、光明法师已分别任省、市佛协法人代表,故由新师徒孙耀智法师当副会长兼法人代表。广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原处长卢礼仪当秘书长,各教派一人任副秘书长(佛教由光盛法师担任)。
    不到半年,该会就筹得善款200多万元,分别赠给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他本人,认捐广西百色50名学生1年学费(每人每年300元,共1.5万元),捐献内蒙古贫民1万多元。
    捐款仪式在北京举行。国家有关部门领导人,出席了仪式,赞叹不已。
    国务委员司马义·艾买提,十分激动,高度评价说:“广州市宗教界,捐款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教育事业,不但具有经济意义,而且具有政治意义,对促进中华民族的凝聚力起到了重要作用。”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张声作,也大加赞扬说:“在江泽民总书记,提出宗教要同社会主义相适应以后,广州市宗教界立即行动,响应江总书记号召,为全国宗教界树立一个好的榜样!”
    领导的表扬,既是鼓励,也是鞭策。
    新成会长率领该委员会,戒骄戒躁,没有停步。
    该会每年组织要员前往少数民族自治区考察,他不顾年迈而亲自带队去了数次,实地调查考察,当场部署,回穗筹资,修建了一座座教室,资助了一个个贫困生圆了入学梦。
    2001
年秋天,他率领该会要员,前往广西百色考察一座小学时,见当地穷得连建一个操场的资金也没有,当即私人认捐数万元建操场。
    1
年后,该会9人再去百色考察时,那小学校长,欣喜地说:“由新成老和尚捐款所建的学生操场已经竣工,请你们把这操场照片,转交给他,谢谢他慷慨捐献,我们全校师生,永记他的恩情,欢迎他来看看!”带队的广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王德坤,接过照片转给该会副秘书长、新成高足光盛法师,由他回穗时送给老和尚。
    1999
928日,是新成大和尚终生难忘的日子。
    他作为“广州市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代表全市宗教界支持民族教育委员会,前去北京参加第三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与侍者释光龙,住在京西宾馆。
    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全国政治中心人民大会堂,亲耳聆听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接受表彰、合影;第一次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并上新闻联播;第一次登上天安门观礼台,参加阅兵典礼;第一次与全国55个少数民族代表欢聚在一起,参加各项活动;第一次代表广州市宗教界赴京领奖。
    在如此之多的“第一次”中,他倍感荣幸,感慨良多。他深情地说:
    “佛教不是迷信,而是要让我们更清醒、更自觉地认识世间、改造世间,为众生创造出更高品位的物质和精神生活。佛教提倡的淡泊、随缘、慈悲、无求、无染、宽容、结缘、满足的出家人高贵品质,正是当今社会主义社会需要提倡的;佛教界以扶贫济困为立足点,发扬无我的慈悲心是可以为社会做出许多贡献的。我的大半生经历,完全证明了,佛教完全可以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也完全可以为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做出更大成绩。”
会议结束后,他和代表们同游颐和园时,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了这位穿着黄色袈裟而分外显眼的老和尚。
    记者问:“大师数年来,为各族人民建校、赈灾,作出了贡献,请你谈一谈这方面的情况。”
    大师答:“我是一个出家人,出家不忘在家,要尽力为社会作贡献,弘法利生是我们的本职……
    佛法并不是要仅仅利益佛教徒,而是要利益所有大众。佛教的目的,是让所有人们生活得更加幸福和美满,这才是佛教的核心思想。”
    他于928日进京,104日返穗,到机场送、迎的有:省宗教局处长陈夏春,市宗教局长吴先觉,海珠区委统战部部长王宝琳、副部长范咏嫦,省、市佛协和市基督教、市天主教、市道教协会、市伊斯兰教协会首领。他们一起向“菩萨心肠”表示崇高敬意和衷心祝贺。
    他谦逊地对大家说:“我在有生之年,能为大众作点善事,这是在尽一个佛教弟子的职责,感谢党和政府所给予的荣誉,这荣誉是属于广大爱国教徒的!”
    活菩萨的善举,让人们知道:佛教不是消极、迷信、自私的,而是文化、教育,是使人心向上、人心向善、造福大众的一种方式。
    2001
124日,惠风和畅,珠江情涌。在广州市政府隆重举行的表彰大会上,新成法师被授予“广州市宗教界为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服务先进个人”光荣称号。
    在热烈掌声中,身披黄色袈裟的老和尚,站在大会主席台上,作了激动人心的精彩的发言,全文如下———
    “各位领导、各位宗教界朋友、各位来宾:
    你们好!
    今天,我能够被广州市评为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的先进个人,感慨万千。因为,我对社会、对国家、对佛教还没有作出多大的贡献,而党和政府却给了我这样高的荣誉,使我十分感动,我十分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和鼓励!
    1919
年,我出生于广东省揭西县一个雇农家庭。14岁时,父亲因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队来往密切,被国民党杀害了。26岁时,因生活所迫,我不得不离家出走,到潮州开元寺求师剃度。当时我想:‘出家既能解脱自己,又能普度众生,它应当是一生安身立命之所在。’我由师父带往饶平县海山隆福寺削发了。29岁时又到韶关南华寺,在虚云老和尚座下受了具足戒。亲眼目睹了虚云老和尚实践利乐众生的菩萨行愿。深深地体会到‘佛法在世间,不离世觉间;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佛教徒不应该脱离社会,而应对社会有所贡献。新中国成立后,我受广州市文教局推荐,进入南方大学学习。当时,叶剑英元帅兼校长,并给大家讲课。这时候,我的思想境界又得到了一次升华。我明白了,是中国共产党解放了中国人民,人民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我们佛教从文化上宣扬佛法普度众生。而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都是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两者只是方式方法和社会分工的不同而已,两者完全可以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共同地为中华民族的振兴、人民的幸福,作出各自的贡献。正是在这样的思想下,我才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坚定不移地,以一个普通的僧人,与党和政府风雨同舟,与人民的根本利益相结合起来。
    在‘文革’期间,许多僧人还俗了,宗教活动场地也关闭了。在‘我们要相信党、相信政府,要把艰难的环境变为我们自己修行的助缘’的信念驱使下,我和众多僧人一起,度过了‘文革’的艰难岁月。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和国家逐步落实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我又满怀信心和热情,参加了丛林的恢复、管理工作。为了使佛教后继有人,又先后送了一批弟子到全国各地的佛学院学习,并给予经济上的帮助。为了对外宣传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加强对外友好交往,通过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与尼泊尔、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泰国、美国、韩国、日本、台湾地区等进行佛教界的友好交流,使世界更好地了解当今的中国佛教,了解当今的中国。
我除了对佛教自身建设与发展做工作外,还为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做一些扎扎实实的工作。佛经上也讲了:‘一切法皆是佛法。’佛法不仅仅要利益佛教徒自己,更要利益众生。
    从经济上讲,我们佛教能够生存和发展,主要靠信众的供养和捐赠,我们应该取之社会,用之社会,过节俭的生活,把省下来的钱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上去。
    多年来,我克勤克俭,为扶贫济困做了一些工作。
    一是把扶贫济困作为利益众生的事业来做。由于得到党和政府的信任,诸位僧众的支持,近年,我先后兼任了广东省佛教慈善基金会会长、广州市慈善基金会常务理事。在任期间正碰上国家遭受百年一遇的华东地区水灾、张家口地区的地震、粤北水灾等自然灾害。国家碰到的灾难就是我们佛教的灾难,国家的困难就是我们佛教的困难。我毫不犹豫地听众党和政府的召唤,动员了佛教界四众弟子为赈灾而捐款、捐物,得到了各寺庙、僧众的支持,把救灾的钱、物送到灾民的手中。我国有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经济比较落后,困难很多。为了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教育,从根本上改变落后的状态,我根据市宗教局领导的指示,联合广州市各大宗教发起并成立了‘广州市宗教界支持民族教育委员会’,在大家的支持下,不到半年就筹得善款200多万元,分别赠给新疆、西藏、宁夏、内蒙古和广西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帮助新建或改建六所小学。国务委员、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司马义·艾买提先生在捐赠仪式上盛赞此举道:‘广州市宗教界捐款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教育事业,不但具有经济意义,而且具有政治意义,对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起到了重要作用。’原国家宗教局局长张声作先生也赞扬说:‘在江泽民总书记提出宗教要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后,广州市宗教界用实际行动响应江泽民总书记的号召,为全国宗教界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
    由于广州市宗教界扶贫工作成绩突出,1999928日,我荣幸地代表广州市宗教界人士,前往北京参加国务院第三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接受表彰,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登上了天安门观礼台参加建国50周年的阅兵典礼。这是广州市宗教界人士的光荣,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宗教界人士的关怀、爱护,使我深受感动。
    二是对生活淡泊无求,对众生慈悲为怀。我是出家人,是十方善信供养我的。因此,我处处严守戒律,生活上布衣粗食,十分注意节俭,就是方丈室也是简单朴实,不追求豪华,目的是为了节省更多的钱用以资助贫困的人群。为了让广东乳源瑶族自治县必背瑶寨山区的小学生们,能安心读书,我先后两次捐款给他们的希望小学。海珠区老人院居住了不少孤寡老人,我又送去了油和米补贴老人的食用。广州市回民小学部分孩子读书有困难,又汇去款项帮助他们解决。每年我还为广州市、海珠区及街道的教育基金会、慈善基金会捐款。几年来为了赈灾、扶贫、助学、助残便从个人积蓄中捐出近20万元,为利益众生做出一点贡献。1997年和1998年分别荣获广州市政府和广东省政府颁发的热心扶贫奖章。
    在多年的工作实践中,我深深地感悟到,在佛教无论是集体或个人所取得的成绩,都是与党和政府长期不懈的理解、支持、关心分不开的。只要我们按照党和政府提出的要求、指示,去扎扎实实为大众工作,我们佛教就一定可以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佛教不是迷信,而是要让我们更清醒、更自觉地认识世间、改造世间,为众生创造出更高品质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我的大半生经历,完全证明了,佛教完全可以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也完全可以为‘两个文明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同时,正如:花儿离不开阳光,鱼儿离不开水一般,我个人的成就和荣誉,也离不开全体佛教界僧众的支持,离不开党和政府的关心和信任,离不开社会和人民的养育。最近,全国召开了宗教工作会议,江总书记和朱总理的重要讲话,为我们佛教指出了今后的努力方向。我希望在有生之年,继续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为国家、为人民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这是我的心愿,也是我作为一名僧人的应尽职责!
    最后,祝各位领导、各位僧众、朋友幸福、吉祥!谢谢各位!

    光荣过后,又来考验。
    2003
年春天,一场谁也没有料到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从广州而蔓延到全国。在这场严峻的抗击“非典型肺炎”防治斗争中,在这场疫情传染性异常强烈、严重威胁人们生命、造成社会各方面重大损失的全国性突发事件中,他万分焦虑,特别是对在有人被传染殉职之下仍不下火线的前线医护人员分外关注。经他提议,众师同意,省佛协和光孝寺(该寺自1987年至2004年已向社会捐款逾1000万元之巨)决定捐款100万元,给广东省中医院,用于慰问前线医务人员和防治非典费用。
    5
27日,在捐款仪式上,省卫生厅发出感谢信,大和尚发表讲话如下:
    “我们十分欣喜地看到,广东取得抗非典阶段性的成果。广东预防治疗非典的经验也举世瞩目,并推广到世界。523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取消对广东旅游警告,这是党和政府决策果断、尊重科学、尊重理性的结果;是广大医务工作者临危不惧、顽强拼搏的结果;也是全省各部门和人民群众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相互配合的结果。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我们佛教界人士也积极参与非典的防治工作,我们在搞好自身预防工作的同时,也十分关注社会抗击非典的进程。我们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无私无畏的献身精神而感动,他们奋不顾身、救死扶伤的高尚情操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他们的英雄主义是一面催人奋进的旗帜。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佛教界有慈悲济世的优良传统,今天我们把100万元捐赠给省卫生厅,就是用来慰问一线的医护人员和捐助非典防治。我们坚信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我们一定能消灭非典,取得胜利。
    最后祝愿国泰民安,人民安居乐业、身体健康!阿弥陀佛!
    果如其言,广东和全国各地,终于打赢了这场特殊的战争,“消灭非典,取得胜利”。这是中国的胜利,人类的胜利!
    一年过后,春意盎然,雨后初晴,阳光灿烂。
    2004
312日,省中医院院长吕玉波、省中医协会会长张孝娟一行11人,在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温兰子陪同下,兴致勃勃,走进光孝寺,向老方丈报喜和致谢。
    吕院长代表省中医院,恭敬地向新成大和尚,送上赠给省佛协的“积善德厚”荣誉牌,以感谢省佛协和光孝寺去年之善举。明生副会长参加了接牌仪式。
    新成法师感慨良多,深有体会地说:“这次‘非典’,是致人死亡的非常严重传染病,医学家已初步查明是野生动物被杀时传染给人,再由人传播给人的。早在2千多年前,佛陀就提倡戒杀和放生动物,于‘五戒’、‘十戒’中把‘不杀生’列为首戒,在《大智度论》中说:‘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放生第一。’故历代广大佛教徒,坚持戒杀放生,寺庵筑有放生池,善男信女又常捐款购买野生动物,放生于山水之中。对野生动物戒杀放生,有利于生态平衡,有益于人类健康,在当今更显得大有意义,更应该提倡实施啊!”
 
    新老作为高僧大德,还有一特出的高尚品质,就是从不搞本人庆贺寿诞活动。而此种庆寿活动,无论俗间还是僧间,颇为盛行,尤其是那些有权有势者,是一次招财进宝的机会。
    新老说:“过生日,耗费弟子、施主钱财,铺张浪费,不要搞。佛教提倡要‘报四恩’,其中要报父母恩。生日是母难日,应念母德,诵经回向,以报父母之恩才对。连毛主席在世时他也不搞生日庆贺,俺遁入空门之人还搞干嘛?”
    因僧俗多有过生日习惯,故每逢正月二十日他生日那天,总有人主动要向他贺寿,尤其是他地位、威望日益上升之时。每逢这一天,他总是借故到外地回避,使贺寿者扑空。
    1998
年农历正月二十日,是新老八十大寿诞辰,弟子们过意不去,要为他举办八十大寿之庆。
    他还是反对,见弟子们还是执意要办,他生起气来,叱道:“人不死,天天都是生日。我们出家人,不搞生日贺寿!
    “好多出家人都有过生日。”众弟子耐心劝说。
    “别人是别人的事,我就是不过生日!”因新老态度坚决,十分在理,弟子们只好作罢。
    尽管老和尚坚决不搞生日庆贺活动,但弟子们为表达祝他长寿之真情,便在他生日时,于各自道场,简便举办一场约一小时的延生普佛活动,尽点孝心。
    在老和尚身教言传之下,其众多弟子们,很少有人搞生日庆寿活动。
    由于新老不搞个人祝寿活动,故个人收入不多。尽管如此,他除了动员各庵寺和佛教徒造福社会之外,自身也扶贫赈灾,10多年来,仍从自己不多的私蓄中捐出逾30万元。
    新老的菩萨心肠,除了表现在济困扶危、兴教助学上,还表现在宽宏大度,以德报怨上。对以前排斥、打击、加害过自己者,不记仇,不记恨,不报复,对方有难时还伸出援手。真是大慈大悲!
    有一位以前妒忌他,乘“反右”、“文革”极左政策横行之机进行妄语,捏造罪名,使他备受批斗、凌辱之苦的人,待他黄河澄清日,东山再起,身居省、市佛协要职时,对此违戒之人,从不记前嫌搞报复,而是胸怀豁达,以礼相待,当对方亡故之后还在海幢寺为之免费立一个灵位。
有一位以前手中有权,盛气凌人,对他冷眼藐视,呼三叱六,甚至随意辱骂,不可一世的人,而近几年“年老花黄”,连家人也下岗了,陷入经济危机之中。他知道后以慈悲之心,照顾安排其下岗家人到寺中当职工,以解决无米之炊。
    广州市慈善基金会,在老和尚于19961030日升座光孝寺方丈庆典时,诚挚地敬赠“菩萨心肠”四大字横幅,这正是其慈悲为怀、大德风范的诠释。
    新成大和尚长期弘法利生的感人实践,再次雄辩地证明了中国近代大名人梁启超,两段论佛话语确实是至理名言:
    “有放万丈光焰于历史上者焉,则佛教是也。六朝至唐数百年中,志行高洁、学识渊博之人,悉相率入佛教之范围。”
    “佛教乃智信而非迷信,乃入世而非厌世,乃积极而非消极。”

 
  
■ 上一篇 新成法师传 第十九章
■ 下一篇 新成法师传 第十七章
■ 相关文章
 
  • 新成法师传 第二十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九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八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七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六章
  • 客堂:020-84399172或34376882转8013  念佛堂:020-34376882转8019   办公室:020-34376882转8001   法物流通处:020-34376882转8011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南华中路188号 有缘人Q群:149020124
    海幢寺 寺院基本帐号:   开户银行:广州市工商银行同福中支行    户名:广州市海幢寺    捐助账号:3602001109004481578

    Copyright © 广东省广州市海幢寺(Hoi Tong Monastery)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40232号 技术支持:惠州商网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