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新成法师传 第二十章
发布日期:   浏览:2457次

绍隆佛种

 

    新成老和尚,实在是大有成就。他除了法力大,济世多,还有一件令人叹为观止之大业绩———栽培出一批佛门后起之秀!
    他分外注重培育僧才,绍隆佛种。
    他看到当今物质文明的发展,也带来了社会的五欲横流,生活空间出现了脏与乱的丑恶现象、贪嗔痴的重病。必须有悲智双运的大批善知识来开道,以般若智,照见五蕴皆空,止恶行善,唤醒做人不能糊涂,不能自掘坟墓,要知“五欲迷宫难出离,轮回六道痛苦多。”而要完成精神文明建设重任,佛教应责无旁贷,作出贡献。所以佛教完全能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在当今和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充分发挥自己的独特作用,造福人间。
    他认为:现在欣逢太平盛世,国泰民安,佛教大兴。但是,要使佛教持续振兴,不断发挥在精神文明建设中的独特作用,除了政府要坚持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之外,首要问题是培植僧才。要续佛慧命,只有教育、造就一大批具有正知、正见、正行的弘法利生的僧才,方能实现。佛教,是佛陀的教育。佛陀,是一位伟大的教主,其教育是道德的教育,人品的教育,利益众生的教育。三藏十二部经中,都是教化众生的绝好教材。佛陀每次对弟子说法,观机逗教,比喻开示,妙趣横生,深入浅出。世界各国,教育发达者必然强盛,反之必然落后。尤其是佛教,负有教化社会、净化人心之责。若不重视僧伽教育,没有大批施教人才,深入法海,怎能弘扬佛法、利益众生?怎能改善社会风气、净己正人?因此,培育僧才,远比修庵建寺更为重要,这是法轮常转、正法久住的根本!
    “‘佛教弘扬本在僧’,出家人就应该有出家相。”他到处经常如此强调。
    玉不琢不成器。多年来,他所领导的寺院,除了强调传统的清规戒律之外,都制订了一套针对当前社会负面现象的规约,对僧侣早晚功课、法事活动、言谈举止等有严格要求。
    在他言传身教、以身作则之下,僧众安和,道风严谨,勤学精进。
    他在众多场合,表白说:“我在旧社会里,由于家穷而仅读数年小学,深感文化低下之苦。现在社会条件已大大改善了,年轻僧尼应该多学文化、多学知识,深入典藏,打好基础,才能具备广博的佛学知识,更好地去弘扬三宝,振兴佛教。”
    他输送一批又一批弟子到各地佛学院,如上海佛学院、苏州灵岩山佛学院、普陀山佛学院、四川省佛学院、厦门闽南佛学院、广东南华寺僧伽培训班、岭东佛学院、云门佛学院去读书,有的还到中国佛教最高学府中国佛学院深造,有的还送到国外留学。对他们不仅从精神上谆谆教导,而且从经济上大力资助,真是悲愿宏大。
    年轻僧人学成归来,都成为各寺院和各个佛教协会的骨干,是承先启后的佛教新兴力量,也是令法水长流的重要保证,他倍感欣慰。
就拿新成大和尚所培养的自己弟子来说,涌现了一批优秀人物,若干僧人已成长为目前广东佛教界之精英。

 光明法师的成长,是新老精心栽培僧才的缩影。
    光明法师。法名昌明,俗姓名卢喜明,1958101日出生于广东惠来县。高中毕业后务农。
    1982
年农历二月初,由人介绍来广州六榕寺,礼新老为师,数天后于初八凌晨,与光茂、光镇等共6(其中3位为尼),同时由新老剃度。
    两天后,师带六徒及居士共10人,去朝拜佛教四大名山和上海等地名刹,途中留下光明沙弥在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读书。要分手时,新老对徒弟光明,再三叮咛,谆谆教示说:
    “你要好好读佛学,才能深入典藏,成为善知识,弘扬正法,续佛慧命。若不读书学习,佛教知识浅薄,不能讲经说法,怎能挑起如来重担?”
    光明牢记师嘱,勤奋学习,半年后转学厦门南普陀闽南佛学院,与圣辉法师同班,读1年后再到南京佛学院就学。1983年在该院受戒,传戒师释茗开和尚。1984年夏返广州。逢中国佛学院招生,新老鼓励他说:“去报考,考得上所需费用,全部由我负责。”他不负师望,遂于当年9月考中,攻读本科4年。
    赴京读书时,他本想坐火车去,可减轻师父经济负担,而新老却叫人购来飞机票,如此惜才爱徒如同俗间父爱儿子。
    1988
年,光明法师在京读书毕业,回到广州,于六榕寺任知客及广州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等职。19896月至广州市名刹华林禅寺(原名西来庵)任方丈至今,肩负重任,索回文物,苦筹资金,把这达摩祖师登陆中国第一站名寺,从原来不足3000平方米的殿堂,扩建为近1万平方米的新刹。并主持募资铸造世界上最大达摩铜像和兴建祖师殿。殿内的铜像,高6.88米,重10吨,为禅坐造型,双目紧闭,神情刚毅而慈祥。其底座浮雕刻着4位大力士举起大像,正中的狮子守护着祖师。它由佛山市工艺美术铸造厂五易其稿、历时两年铸成。200588日举行祖师殿落成暨达摩祖师圣像开光大典,近万人参庆。省民宗委主任温兰子、副市长苏泽群致辞祝贺。他还重视抢救佛教文化,继2003年冬编印《达摩禅学研究》问世外,20056月开通了华林禅寺网站,又主编《禅宗研究三书》(由国际汉学家饶宗颐敬题书名)。他现任中国佛协常务理事、广东省佛协常务副会长、广州市佛协会长、省十届人大代表等。

    耀智法师。俗姓名庄诺,法名隆慧,1965年农历十一月廿九日出生于广东省陆丰县甲子镇东方村。
          1980
年,由于社会变革,甲子镇一个农场解散。庄诺的父亲庄奴,作为承包人,去接管农场。
    越载,有人向其父联系,说有二位甲子人出家的尼师释光祥、光莲(皆是新成法师剃度弟子),要从五台山来甲子弘法,希望在有多余空房的农场临时住下,其父慨然应允。
    当时庄诺17岁,初中毕业后,正随父上山住农场,喜练武功,一见两尼到来,误以为出家人懂武术,便请教传授,其实两尼均未习武,反而当他的学生。两尼住农场,置设一间临时佛堂,想不到在当时几乎没有佛教活动的10多万人口的甲子镇,此举引起了轰动,人们感到新奇,每天有许多人登山访问。两尼师慈悲,提供《觉海慈航》、《弘一大师传》、《临终须知》等佛教书籍,给庄诺及大众阅读。
    庄诺善根早植,初闻佛法,如鱼得水,自1982年起,随尼师上早晚课,每夜向佛像百拜,发愿出家。经近一年考验,尼师光祥见他奉佛虔诚,又征得其父母同意,便在1983年农历三月二十八日,带他到广州市六榕寺,拜见当家新成法师。
    新老向庄诺了解身世经历及其对佛教的看法,知他实有善根,志在云林,心中十分满意。按照佛门规矩,要出家者,须在寺院和僧人生活1年以上时间,方可落发。但是,时处“文革”结束不久,宗教信仰自由刚恢复,诚意出家的人也较少,而劫后贝叶凋残,僧才青黄不接,故像庄诺这样的好苗甚缺,新老便决定特殊处理,对他说:“你有善根,时机成熟,今夜就为你剃度!”果然在当夜凌晨一时就为他剃度,并说:“我安排你作我徒弟光镇(时住厦门南普陀寺,今为揭阳市双峰寺住持)的徒弟,也就是我的徒孙,取外字‘耀智’,内字‘隆慧’。”
    当时正值浩劫刚过,出家人为弟子剃度尚未敢公开,故才选择于凌晨进行。
    新老对这位来自山村、首次进城的年仅19岁徒孙,倍加爱惜,带他坐的士车逛羊城,礼佛寺,欣赏名胜,瞻仰陵园。
    同年7月,耀智从甲子写信给新老,请求去刚刚开办的上海佛学院(设在玉佛寺)读书,新老即向院长真禅大和尚(19161995,江苏东台人,童真入道,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协副会长,有著述10余部)联系,获准赴读。
    耀智为读书而来广州办完证明手续,需回甲子。但开往甲子汽车一天才一班,于清早5时半开车。新老不顾年过花甲,在凌晨3时多就起床,亲自煮饭给徒孙吃,然后带之步行在寂静无人的路上,穿街走巷,约一个小时之久,到达河南的海珠桥下。然后,以穿着袈裟的老和尚身姿,挥手请行驶中的司机停车,向他求情,令司机感动,让买不到车票的徒孙顺利上车。目送汽车在视线上消失,新老才放下胸前合掌,沐浴着晨曦,一步一步地走回六榕寺。
就学4年间,新老数临上海看望他,并携礼品登门,深情拜访真禅法师,感谢他用心培育耀智。
    1985
5月,耀智在就学期间,于玉佛寺受具足戒,传戒师就是方丈兼校长、上海市佛协会长真禅大师。
    1987
年,耀智毕业,留在玉佛寺任知客。
    1988
年,耀智为增进知识,考上中国佛学院深造。新老一如既往,常寄生活费、购书费给他,令其勤修精进,不负厚望。
    1992
年,即就学4年后毕业,耀智离京返穗,被安排在广州市佛协当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
    1995
年,又安排他到市内北京路附近的大佛寺任当家。该寺前身为南汉王朝兴建的二十八寺的北七寺之一“新藏寺”,明代扩为龙藏寺,清初由平南王尚可喜重建,目前是广州市仅次于光孝寺之大刹。
    但他感到自己只适应文秘工作,当寺负责人有难处,便改赴美国住半年、新加坡住4个月,并去加拿大、斯里兰卡,共参学10个余月。在新加坡,从创办弘法人才培训班的善知识净空法师
身上,得到启迪,学到弘法途径,深感应有自己的道场才能按意愿弘法,遂返至广州大佛寺。
    当住持广明(19141997.7.6)圆寂后,耀智法师继任大佛寺头陀,除继续搞好建设、管理之外,发挥专长,孜孜不倦,每逢星期日坚持讲经,领众念佛共修,听众逾千;并耗资200多万元,独树一帜地创办国内首家全计算机管理、向社会开放的佛教图书馆,藏书1万多种、4万多册,成为繁华大都市的一方净土。又以它为依托,兴办了“青年佛教修学班”、“佛学交流研讨班”、“佛教青年净坐班”、“老年人佛教班”、“少年诵经班”等进行弘法,并成立“佛教福利慈善部”以扶贫济困。使之成为现代新的弘法模式。还扩建寺院,并于2004年,在专家协助下拟出大佛寺建设规划蓝图,首期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投资23亿元。他以上的举措,在羊城佛教内外有口皆碑。
    耀智法师今任中国佛协常务理事、广东省佛协副会长、广州市佛协常务副会长、市政协常委等。是佛教界一颗闪闪发亮的耀眼的新星。

 光镇法师。法名昌永。1951121日出生于广东陆丰县甲子镇半径,俗姓名吴乃镇。父吴智达,母纪氏。兄弟、姐妹共9人,有4人出家,第七弟释妙相现在美国弘法。1969年初中毕业,1970年起持素学佛。大专学历。1982年与光明法师等共6人在六榕寺由新老披剃,同年赴五台山受具足戒。28岁至33岁在闽南“南普陀佛学院”读书,费用也是新老提供。33岁至40岁住陆丰县玄武山元山寺,任陆丰县佛协副会长、汕尾市人大代表。44岁起任揭阳市双峰寺、普宁市盘龙禅寺方丈,被推选为普宁市政协常委,揭阳市人大一、二届代表;揭阳市一、二、三届佛协会长。1998年起主建揭阳仙桥屯埔天山古寺,2000年创建梅林小普陀,2001年复建普宁池尾贵政山龙华寺等。今任广东省佛协副会长等。

 光盛法师。法名昌源,广东饶平县柘林镇人,1966年农历十一月初九日出生,俗姓名汤奕源,18(1983)初中毕业后,恭请新成和尚剃度,越载于南华寺受具。受师鼎力资助,就读南华寺僧伽培训班,后于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毕业。1994年起,任过香港龙山寺监院、国际联密佛教慈航会荣誉会长、普宁市玉云寺与占陇胜恩寺住持。扶助新成方丈,日夜操持,不辞劳苦,虔诚弘法,终于重兴了广州海幢寺,令宗风丕振。又奉师命,具体管理,为重建清远市飞来寺、兴建汕头市龙泉禅寺等作出了重要贡献。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僧才,现任广东省佛协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广州海幢寺与汕头龙泉禅寺监院等要职。

 光茂法师。法名昌盛,广东陆丰县甲东镇联湖上乡人。1935822日生,俗姓名卢肇彬,兄弟4人居二,妹3人。1943年至1951年读书。1963年起在桥埔庵得到老师父密传,学到专治吐泻、杂症医术和制药丸方法,因而施医赠药。1982年初,到广州六榕寺礼新成法师剃度,同年往山西省五台山广宗禅寺清海老和尚座下受具,后到潮阳灵山寺常住,任堂主。至1985年,奉师命与光镇、耀因法师往陆丰碣石玄武山,重兴元山寺,他任座元。1990年至1992年,自己在甲子镇北闸城内,购地兴建复元寺,至今已建成大雄宝殿、天王殿、僧房、围墙等。2001年起已着手兴建功德堂和藏经楼。1993年到揭阳双峰寺常住,任首座至今。1999年被任揭东县源德禅寺住持。又任陆丰准提庵住持至今。2004年起兴建揭阳报恩寺,任住持。1991年起任广东省佛协第三、四届理事。第五、六届常务理事,揭阳市佛协第一届常务理事、第二、三届副会长,陆丰市佛协第一届常务理事等职。不怕吃苦,建寺安僧,弘扬佛法,颇有成就。

 光本。法名昌通,俗姓名高利平,福建省福安县人,1964年出生,中专毕业。1983年由新成法师披剃,1984年往灵岩山寺常住,越年在南京栖霞山受戒,9月在灵岩山佛学院读书,19877月毕业而留住任副寺。继往上海市圆明讲堂亲近明大师,任当家,随明、明学两位大师出访新加坡、美国等。1990年四月初八在上海龙华寺传戒时任副训导师。1991年来揭西县棉湖花果寺任知客,同年住揭阳市双峰寺任大知客,今任首座兼当家,现为市佛协常务理事。近10年来,募资约200万元,帮其俗家姑母在福建福安县建成兴隆寺。

 还有光森(在省佛协教务处)等一大批佛门骨干。

 新成法师自1982年以来,出资输送一个又一个弟子去佛学院读书深造的培育僧才做法,历20余个春秋一直没有停止。至2004年春天,仍有两个年轻的徒弟光秀、光喜正在中国佛学院攻读。
    光秀。广东普宁市人,俗姓名陈文秀,1980年出生,17岁出家。20008月毕业于岭东佛学院,9月考进中国佛学院。20056月毕业。读书期间所需学费、生活费,均由新成法师安排承担。
    光喜。福建人,俗姓名吕旗财,1976年生,18岁削发,自1994年进厦门南普陀闽南佛学院先读2年养正院,后读2年预科,再读2年本科,共6年后毕业,又考进中国佛学院就学。为解决其学习与生活经费,新师也全部安排解决,使其免除后顾之忧,安心读书。
    新老精心竭力栽培出家弟子成为岭南梵宇栋梁,而对在家弟子也是慈父般呵护。苦孩子出身的李顺伟居士之人生路,可见证新老的一片婆心。
    李顺伟居士,广州市区海珠路人,1968年出生。10(1977)时丧父,留下他和一哥、一弟,与母亲相依为命,家境十分艰难。
    11
(1979)时,小学生的他,常到离家居步行才10分钟就抵达的六榕寺玩耍。因家贫而没有5分钱可买门票,便往往乘守门人不备,偷偷溜进寺内。
    一个星期天下午,放假没事,李顺伟又来至寺门口观望,想找机会溜进去。忽听一位走至门口内,年过花甲的老僧问道:“小孩,你想进寺是吗?”老僧早就注意到他这个“常客”,衣衫破旧,估计是住在附近的穷孩子,故生怜悯之心,想让他免费进寺。
    “是!”李顺伟直肠直肚回答。
    老僧笑着,带他进去。走至六榕塔边,老僧又问:“你想登塔吗?”
    李顺伟身无分文,而登塔路口守门甚严,多次闯关不成,正愁无5分钱买登塔之票,一听发问,求之不得,马上答道:“想上去!”老僧便带他免票进去登塔。
    他连蹦带跳,一下子登上十七层的高塔,俯瞰羊城风光,尽兴而归。
    后来又有一个星期天,李顺伟再来六榕寺门前徘徊,想进寺游玩。巧逢老僧又坐在小门,发现了这位穷孩子,就招手叫他走近前来,然后从袋里掏出10元钱,交给他说:“你去菜根香店,为我买一包桃酥回来。”
    当时,一包桃酥才7角半钱,老僧一下子交他10元钱。李顺伟猜测此举可能是要考验本人的品行。他家虽穷,但穷得有志,母亲教他做人要诚实,不能贪,故这苦孩子很快去买桃酥(店与寺很近,步行才5分钟),连同剩余92角半钱,如数奉还老僧。
    “小孩,你是老实人。我叫新成师,以后有空来寺找我。”老僧慈祥笑着,自报名字和发出邀请。
    后来小李才知道,这慈悲的老僧,是寺中当家哩。寺内住持是云峰,常住是定然、广明,总共住4个僧人。
    约半个月后,小李又和数位同学小孩,偷偷进寺内玩,想不到又遇到新成老僧,真是有缘。
    “你们来游玩啦,我带你们去参观六榕塔,然后到我房里坐,我就住在那一间。”老僧手指附近一间寮房。
    小李他们游完高塔,就到僧房拜访,受到香茶、水果招待,一个个笑逐颜开。
    攀谈间,老僧获知小李上有一哥,下有一弟,父亲早亡,仅靠慈母当工人的微薄收入养家,并让三个小儿上学,难怪小李身无分文,要进六榕寺无钱购票,这使老僧想起自己少失父母之苦情,对小李分外怜悯。
    临走,老僧和蔼地对小李说:“欢迎你以后多来我这里坐谈,我会照顾你。”
    又是星期天上午,小李又进寺访老僧。看门的见他与当家经常往来,自此也没向他索要入门票了。
    “小李呀,你回家告诉母亲,说今后来我这里睡觉、吃斋饭,照常去上学。你母亲经济负担太重了。”新师怜惜地说。
    从此,小李放学后常来僧房住、吃,很少回家。18岁初中毕业后,被老僧照顾到六榕寺开小车兼管厨房,照样跟老僧一起住、吃,兼当侍者,两人形同父子。
    为照顾小李家人生活,老僧让他把每月工资全部(因在寺内吃饭不用钱)交给母亲,而其需要零花钱则由老僧提供。
    老僧开示小李说:“佛教提倡行善积德,不是俺自己的东西,就不要贪人家的;能够帮助人家的,就要尽量帮助人家。”他言传身教,有一件事使小李铭记终生。
    那是1983年秋季一天上午,一个年过八旬、脸上布满似被刀切斧砍的脸纹、广州市区女居士,是新老的皈依弟子,跌跌撞撞,走进六榕寺找新老,笑着把手里所带的一包用布所包的东西,交给他说:“师父,我把这包东西放在你这里,我用不着,家人也不知道。”说完,把东西一搁,返身就走了。
    新老对这优婆夷此举,完全意会。他猜测,这是一包贵重东西,她若说成赠送,他知道她有女儿,不会接受,便婉转说成“放”,又加上“我用不着,家人也不知道。”这就暗示是要赠送。
    这包内究竟是什么东西呢?等到头发稀疏灰白、老态龙钟的皈依优婆夷回去,新老当着李顺伟居士之面,打开布包一看,哦,里面全是人民币、港币、金戒子、金耳环等,令人眼花缭乱,钱物总共约值3万元。这在当年是一笔大款啊!新老说:“不是俺的东西,就不要贪人家的。这包东西太贵重了,好好保管起来,往后交还她的家人。”
    两三年后,约86岁的女老居士归西了,新老前去参加其往生佛事时,约其住在广州之遗女,说有事商量,过几天到六榕寺会晤。
    数天后,其遗女如约到寺,恰逢李顺伟居士也在场。新老把其母所寄放那包东西,原原本本,交还给她。
    她接受后,打开布包一看,啊!是一大堆钱、金器!便十分惊奇地说:“母亲从没说过,寄此贵重布包在师父这里,太感谢师父啦!
    原来,这女老居士是港属,有儿女住香港,家境富裕,钱物原想供养皈依师父,但想不到师父不贪图别人财富,在其归西后完璧归赵,奉还其女。
    李居士目睹此事经过,对师父之大德佩服得五体投地。
    李居士因亲近老和尚,潜移默化,学到好多佛教知识,终于从一个穷孩子成长为一位居士,如今帮管广州市内海幢寺、增城新塘倚岩寺,是新老得力助手之一。
    “我记不清所剃度的出家弟子有多少人,而由我皈依的在家弟子,更是无法计算。”新成大和尚如是说。
    侍者说:“由新老剃发的弟子,僧、尼约200人,分布在全国各地。仅想得起名字,载入2002年出版《临济后裔——化能一脉》书中的就有127人。而皈依者则有数万人。”难怪老和尚无法计算。
    原潮阳市灵山寺方丈、早年海山岛隆福寺当家新曦,在生时对新老诙谐地说:“你收了很多徒弟,是个剃头仔(理发员)。”
    新老笑着答道:“我是在种善根。有人发心学佛,志愿修行,我就成人之美。”
    大和尚对本身所收和他人所收的出家与在家众多弟子,都一视同仁,看成是佛陀的弟子,佛教的未来,谆谆教化,恩威并重,关爱呵护,寄予厚望。他经常语重心长,开示后学:“既然都来出家,一定要实行佛教的‘六和敬’,即身和同住、口和无争、意和同悦、利和同均、见和同解,戒和同修。”真是:绍隆佛种,一片婆心!
    新成大和尚还捐助各地佛教学校,甚至亲自筹办佛教培训中心。
    1991
10月,设在潮州开元寺的岭东佛学院复办,他多次前往视察鼓励。
    1992
8月,支持广东云门佛学院成立。
    1995
119日,主持海幢寺梵呗学习班(3个月)开班仪式。
    1996
98日,他偕云峰会长,参加陆丰县清云山定光寺佛学院(后改名为“广东尼众佛学院”)成立暨开学典礼。他见学院没有小车,出入交通甚为不便,遂把自己的小车赠送给学院使用。
    2000
年起,他见广州这么一个佛教历史名城、南方大都市,仅有陶轮学社设立尼众培训班(学制二年),总觉得有遗憾。经过反复思索,便设想在自己任住持的海幢寺内,开办广州市佛学培训中心。
    他这种良苦用心,得到了广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市佛协及各寺庵的响应与支持。
    他亲自筹集启动资金。2002年初,首先是海幢寺捐10万元,以购买办学设施。接着,六榕寺捐50万元,陶轮学社捐20万元,省佛协捐15万元,大佛寺捐10万元,华林寺捐10万元,光孝寺捐5万元,福胜庵捐2万元。总共122万元。
    2002
91日上午,秋高气爽。广州市佛学培训中心在海幢寺隆重举行成立暨开学典礼。佛旗飘扬,香火缭绕,人群挤挤,喜气洋洋。
    在典礼主席台上就座的有: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黄德才、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王德坤、副局长林建新、名誉校长释新成、省佛协副会长释明生(今为会长)等。
    典礼上,黄德才副主任,王德坤局长,校长、中国佛协理事、省佛协副会长释光明,海幢寺代表、监院释光盛先后讲话。
    在热烈掌声中,名誉校长新成,站在主席台上,笑容可掬,向任职者一一颁发荣誉聘书。受聘者有:名誉校长新成、云峰,顾问明生,校长光明,副校长耀智、法量,办公室主任光盛。
    学生代表上台讲话。首届入学34位学僧,神情庄重,在会场集体宣誓努力学习。他们是1825岁年轻人,大部分来自市属寺院,将学习佛学课、文化课、体育课和坐禅、念佛等修持科目。
    近午,开学典礼在三宝歌声的祥和气氛中圆满结束。
    来自粤东揭阳市佛协会长、双峰寺方丈光镇,向大会敬献一面贺镜,上面写着:“广州佛学培训中心创办志庆。爱国爱教,绍隆佛种。揭阳市佛教协会贺,佛历2546年七月廿四日”。
    佛学培训中心的成立,这是广州市佛教工作的一次飞跃,也是整个广东佛教界的一件喜事,更是新成大和尚为绍隆佛种的又一大创举!
    在广州市佛学培训中心开学典礼之后第二天,即93日至4日上午,广州市佛教协会第7届代表大会,在六榕寺附近的省政府迎宾馆隆重召开。
    这也是他扶掖晚辈,谦逊让位,推荐年轻而优秀僧人勇挑重任的历史时刻。
    3
日上午9时,到会190位代表,欢聚一堂,洗耳恭听副会长释新成法师致开幕词。会长、六榕寺方丈云峰因病缺席。
    新成法师虽年已84岁,仍是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用洪亮浑厚的声音上台致词。
    大会审议通过工作报告、《章程》及其修改说明、《决议》,选举了第7届理事、常务理事、正副会长、秘书长,礼请了云峰、新成为名誉会长。
    老和尚自己被聘为名誉会长,他的出家与皈依弟子,也担任了要职:释光明为会长,释耀智为副会长,符剑为秘书长,释光盛为副秘书长,释光伟为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真是后继有人,正法久住,法轮常转,老僧无比欣慰。
    2004
816日至17日,广东省第六届佛协代表大会,在广州隆重举行。他觉得自己已是86岁高龄,遂退位让贤。大会选举了新老之法徒、年轻有为的明生法师接任省佛协会长。
    在潮水般的掌声中,他被礼请为永久名誉会长,以表彰他这位德高望重的大和尚,对全省佛教工作的显赫贡献,弘法利生的巨大成就。
    这是新老交替的历史安排,这是递交接力棒的成功时刻!
    老和尚感慨万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看到羊城佛门新一代在茁壮成长,灯灯续焰,叶叶相承,光辉法界,泽被十方,如来家业欣欣向荣,蓬蓬勃勃,生机无限,深感佛教无论在广州、广东,乃至全国各地,于此太平盛世之重兴与发展,真是历史空前的。这是中国之幸,也是世界佛教之幸。

 老和尚在注重佛教人才培养、使用方面,还有值得一提的历史功勋,那就是伯乐识千里马,支持黄礼烈居士,创办了饮誉四众的刊物《广东佛教》。
    那是1986年秋天,时任广东省佛协副会长的新老,深感应该在省佛协中,配备一位笔手,以出长广舌,演妙法音,加强佛教知识、信息宣传工作。但谁来担任呢?他想起了所认识的颇有文墨、汕头市佛协秘书长黄礼烈居士。经他提议,省佛协同意调黄居士来任副秘书长,主抓宏宣佛法之事。
    黄礼烈居士(1930.2.92001.12.24)。出生于广东潮阳县关埠镇厦霖乡,从小信佛。1951年夏初中毕业,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被分配到长春兽医大学学习,1956年入朝鲜,至1958年复员到汕头市工作,1980年到市佛协任秘书长。1988年在省佛协创办《广东佛教》,长期任主编,成绩突出。后任省佛协秘书长、副会长、名誉副会长。
    寒冬时节,在黄居士本人和汕头市佛协同意调任之后,新老亲自上门迎贤。
    下午3点多钟,由李居士驾驶的面包车,载着黄礼烈居士等人,离汕返穗。当时未有高速公路,故夜深时,才驶至惠东县路段,却不幸翻车……
    虚惊一场,幸得大家都平安无恙。
    新老和黄居士在附近旅社住宿一夜,翌晨车子修好了再赶路,近午安然抵穗。
    新老亲自为黄居士安置住房,并自掏腰包购一辆自行车赠他以解决交通问题,还安排其子在光孝寺内当炊事员,多方照顾,无微不至。
    1988
年春,黄居士发起倡办《广东佛教通讯》(后改名《广东佛教》至今),得到新老鼎力扶持。在云峰会长、新老重视下,以黄居士为主,经过一番筹备,调集相关人员,拟就编辑方针、栏目设置、规格样式,及向全省佛教内外人士约稿,使《广东佛教通讯》,终于在5月试刊了。
    自此,这图文并茂、内容丰富之双月刊,越办越好,成为“抢手货”,是培育僧才、传播正信、启迪智慧、净化人心、表彰先进、抢救佛史之优秀佛教刊物,发行于海内外,产生了重要影响。
    《广东佛教》之诞生、成长、发展,凝聚着新老诸大德们重视僧伽教育之心血!奏响着新老宣扬法音之凯歌!
    新老在抢救、宣传、弘扬佛教文化方面,还遵照“一世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的古训,作出一系列贡献
──
    1994
年,由饶平县文人陈和韬、余构养、黄东有、陈镇昌主编,印行介绍该县海山镇隆福寺、氵井洲镇永福寺史书《瀛蓬双福寺》,新老给予大力支持,并应邀作序:
    我佛如来,破本未无明,得权实智慧,朗然大觉,是为迷津之宝筏,黑夜之明灯。创说佛教,舍恶而趋善,去伪而归真,垂教近三千年,流行东土。迨汉,明帝夜闻白马悲鸣绕塔,始入传中国,历代尊崇,灯灯续焰,法祚绵延。宏宗演教,代有高贤,龙吟虎啸青狮吼,万派朝宗佛海深。时维东晋,慧远莲宗社结,肇启匡庐,净土法门,流布中土,千数百年,中外译传。及唐,六祖惠能出,得佛教初祖之神光真传,抵曹溪,创南华,扬禅理,提倡心性本净,佛性本有,即心是佛,见性成佛,是为禅宗正统,受唐王室推崇,士庶咸尊。后曹溪一树开五花,禅法远传日韩,如时雨之润物,大海之纳川。九祖大颠礼曹溪,参禅宗,开灵山。十祖广济为大颠侍者,后出灵山,游瀛蓬,莅隆福圣地,再达漳州三平石祭,创三平寺,为一方祖师。
    盖粤省饶平海山之蓬莱隆福寺,晋代始建;瀛洲(氵井洲美称)之永福寺,宋代兴创。隆福寺前弘法净土莲宗,自广济至,演法禅理,禅净圆融,相得益彰。此后禅宗高僧频至,隆福寺僧朝山,礼法禅门;永福寺立,礼法也然。双福同源,庄严共仰,高僧辈出,立德立言,演法传经,盛极一时。南华
灵山隆福永福,一脉相承。后因沧桑变故,禅寺它用,双福瓣香烟杳,僧尼星散。幸有改革开放,政策凤颁,国运昌盛,百业俱兴。国祚既殷,佛教也焕光彩。近数年来,隆福重修,永福复建,规模雄伟,此乃佛门盛事,殊堪嘉贺。如今闽粤之交,南海之滨,瀛蓬两地,分别矗立两座梵宇,庄严肃穆,气象万千,殿阁参差,回廊曲折,绿树红墙,丹玉掩映;飞檐画栋,金碧交辉。托山川之灵秀,仗沧波之浩渺,俨若仙家境地。加之渔火归帆、沙洲鸥鹭;水上网箱,滨海泳场;高楼亭榭,秀石奇岩;凌空银桥,跨海玉堤;轮樯辐辏,车水马龙;文物胜迹,民间传说,举不胜举,诚然是惹人流连忘返之游览胜地。
修建者谁?大师释光辉也!光辉俗家瀛洲(即今氵井洲镇),少年崇佛,礼于隆福寺释新曦大师,新曦后为潮阳灵山寺方丈。光辉昔住永福寺,后跟师住灵山寺,现为灵山寺首座(林俊聪注:20041211日升座方丈),弘扬禅宗佛理,杖锡东粤,身体力行,近年蒙省市县各级领导支持,他多次赴泰、港,广结法缘善缘,得海内外诸善信发愿,集巨资主办灵山寺修建工程,硕果累累,佛日增辉,僧伽善信,咸为嘉许。为发先师之慧光,彰祖庭之大义,开菩提之宏道,修济世之达德,光辉大师以龙虎精神,不辞辛劳,废寝忘餐,累资千数百万,修建隆福寺,复建永福寺,使之双福古刹,重焕慧彩,丛林宝地,再现光明。光辉师曰:“双福重光,全赖党之阳光,佛之慧光,施主之财光!”信也。
    值此永福寺开光来临之际,大师争取地方文化界人士帮助,编辑《瀛蓬双福寺》一书,企广流布,以弘扬中华佛理,实现大乘救世精神,弘宣佛教,褒护文物,服务当今,利益众生。此种龙虎精神,实难能可贵也。是书编辑严谨,立意鲜明,内容丰富,裨益世人,值得一鉴。原我僧众共策,圆明佛日,永耀当来。善哉!余喜为之序。
 释新成  19946
    1998
78日,揭阳市佛教协会,向市宗教事务局奉呈编印《临济后裔
──化能一脉》申请报告,得到批准,遂聘释根通、又果、新维、光普为顾问,新成法师为编委会主任,释智楠为主编,陈君源、曾广发、陈宽洪为副主编,经过辛苦采编,终于在2002年冬出版,全书43万字(内照片50)。新老不仅助刊3万元,还作序如下:
    编写《临济后裔
──化能一脉》一书,是纯属佛教历史的修志工作,是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工程的组成部分之一。该书为现在和今后研究中国佛教文化历史提供了翔实的资料,也为各寺庵进行爱国爱教、弘扬祖德、学习先祖遗风、报师恩、承先启后、教育后一代,提供了重要的参考。是服务当代、有益后世的一本好书。
    2545
年前释尊于印度创立佛教,后迦叶尊者接法,传至六祖时一花开五叶。惠能祖师创立“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宗,并宣说中国的佛教经典《坛经》,创立了中国化的佛教。惠能祖师之后禅宗又分临济、沩仰、曹洞、云门、法眼,一花又开五叶。临济满天下,化能一脉承先启后,于今根深枝叶并茂。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万川归大海,八宗同一源。喜看宗宗代代莲花遍娑婆,百千万亿慧灯传大千。
    末法时期,佛教法脉在承传中出现了中断、忘失,老一辈大德高僧相继归西,新一代不明白自己祖先的来龙去脉和繁衍情况。为承先启后,发扬祖德遗风,做到“祖德千年在,师恩百世存”,在释光茂法师的倡议下,得到市民族宗教局的批准,成立了“临济后裔
──化能一脉”编委会,编写了该书。
    化能祖师从浙江普陀山伴山庵承师法后返回潮汕,于光绪六年,公元1882年在家乡(今潮阳县谷饶镇茂裕乡)创建“资生堂”,弘法教化一方,先后收徒12名,繁衍于潮汕大地及许多省、市和东南亚直至美国,后裔800多人。正是:普陀一花撒厥满园春。
    根造法师为法亡躯,难行能行,二次赴康藏求法,后在美国、香港、加拿大创建“大圆满心髓研究中心”,出版《常乐文库》,圆满显密,为当代佛教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又如根通法师,半个世纪弘法于山西,现年近八旬仍精力充沛地担负着山西省佛协和五台山的佛教工作。老一辈为法忘我地荷担如来家业和真修实行,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临济后裔
──化能一脉”是法流大海之一川。该书从一个小的侧面,反映了百多年来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普陀法乳的演变,也从其繁衍的历程中以点概全,展示了佛教的生命力。从中也预示了佛教今后的发展前程。应该让祖德、师恩、法缘代代相传才能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续佛慧命,使正法得以久住。
    编者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过去的历史资料从多方面,用较长的时间进行搜集、积累、复核,上直溯源头查考,下深入各寺庵校证,大问题召开编委会决定,如实地反映出化能一脉的繁衍实况。其有难查和无法查证之处,皆在遗缺寄悬之中,而已查得到的都是如理如法实事求是。
    该书是佛教文化、佛教历史宝库中光辉的一页,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有很大的参考价值,也为普陀法脉的发展立下了一块承先启后的里程碑。
 释新成  200110

 20026月,倡印、助刊由饶平县文人陈镇昌、张道济选辑的《历代岭南禅韵》。该书收辑自唐至今,岭南各地的僧人、士宦和外地僧俗对岭南有关佛门的题咏,不仅具有文学性,也是研究岭南乃至中国古今佛教文化的宝贵史料。内载新成法师在19961030(丙子岁九月十九日),升座广州光孝寺方丈时所咏进院偈、进法堂偈、至祖堂偈、堂中大拜偈共四偈,又录其《新春十愿歌》云:

 新春伊始欢乐多,四众朗声念弥陀。
    老衲焚香恭顶礼,虔诚来唱祝愿歌。

 一愿国家泰且安,人民乐业健而康。
    风调雨顺灾祸少,五谷丰登粮满仓。

 二愿中华快振兴,宏图大展气象新。
    国民经济安排妥,开放通商财富增。

 三愿台湾早回归,江山一统展雄威。
    波澄闽海团圆日,两制并存共腾飞。

 四愿沙门谨修持,从严守戒奠根基。
    农禅并重勿偏废,百丈箴言恒记之。

 五愿名山焕光明,丛林庙宇日日新。
    依章管理莫懈怠,庭园清净接游人。

 六愿僧团和敬殷,有情利乐共济生。
    争强逞胜招业障,海愿融通自修成。

 七愿文明敬佛陀,提高觉悟免着魔。
    求签问卜事莫做,如法修持功德多。

 八愿祗园花永开,重修光孝现莲台。
    杂居客户应迁出,交接圆成供如来。

 九愿经书畅流通,利生弘法响梵钟。
    人寰遍播菩提种,广结善缘普天同。

 十愿人间永太平,五洲四海娱箫笙。
    相依共处烽烟息,万国欣欣共繁荣。

 2004年初,他又与明生法师等提倡筹组广东佛教音乐团,得到省民族宗教委员会支持,积极筹备,从各寺庵挑选出80位僧众组成。经过辛苦排练,于9月、11月分别在广州黄花岗剧院、中山纪念堂举行了汇报演出,获得好评。10月应邀到湖南省南岳参加演出,被香港凤凰卫视、华娱台实况录像转播,后又应邀上京汇报演出,受到中韩日三国、港澳台高僧及国家宗教部门有关领导人一致赞赏。省佛协已将演出节目制成音像作品,广为流通,使海内外人士从欣赏佛乐中,增进对中国佛教传统文化、庙堂音乐艺术的了解,影响深远。
    他还克己奉公,保护文物。约1991年,他在香港时,70多岁的徐居士慷慨恭赠他一对汉朝花瓶和一本清嘉庆《五百罗汉图》。回广州光孝寺后,约1995年,把花瓶、书图分别交给光孝寺明生法师、华林寺住持光明,作为公物珍藏。
    他数次作为传戒大和尚,为众多佛教徒传戒。
    2000年12月2至26
日,在粤东潮阳灵山禅寺当传戒大和尚,受比丘戒286人,受菩萨戒居士314人,共600

    2004年11月1612月16,在广州光孝寺、无着庵,作为得戒大和尚,主持传授二部僧三坛大戒,出家戒子共554
(其中男302人、女252)。明生法师为羯磨阿门者黎,宏满法师为教授阿门者黎。在越载1月出版《光孝寺同戒录》书中,他作序如下:
    “以戒为师”是佛陀临灭度前对僧团的最后训诲。华严经亦云:“戒为无上菩提本”。这都说明了戒律对于僧众个人修行乃至整个僧团规范、和合共住的重要性。概括佛教修行的总纲是“戒定慧”,这就是因戒得定,由定发慧。可以看出,戒是佛教修行的基础。如没有这一坚实的基础,一切的作为都将成为泡影。所以在“结戒十义(戒的十种意义)”中,戒律不但有“令僧团安乐”、“断现在有漏”等针对自身的意义,更为重要的,就是“摄取于僧”、“正法久住”,这就说明戒律持守的好坏,不仅仅是关系到自身是否得到解脱的问题,而且将关系到佛法是否久在世间的重大问题。希望戒子深思!
    这次在历史悠久的禅宗道场广州光孝寺举行隆重的传戒法会,可谓是因缘殊胜,法喜充满。传戒期间,各位戒子都能禀承教法,至心持诵,遵守戒规,精进用心,圆具三坛净戒,纳受清净戒体,从而成就了作为一个佛子的资格,实在是可喜可贺!然而,古语有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受戒只是出家人学佛的开始,更为重要的是今后在佛法道路上学戒、持戒的具体实践。作为佛子,我们应该要永远记住佛陀的教诲,认真领会佛法的精神,深明因果,护持善念,发菩提心,修菩萨行,进而为自己得解脱、也为社会广大人群的利乐,做一个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出家人。因此,希望各位戒子,在今后的人生中,不论在任何境遇下,都要牢记今日的得戒初衷,要发勇猛心,更要发长远心,以持守戒律、具足威仪来庄严自己,庄严佛教。“正法久住”是我们作为佛子的共同心愿,为使这一崇高而远大的目标得以延续,那么,我们时时刻刻都要切记佛陀的最后教诲,要以戒为师。
释新成  公元200411月 佛历2548年冬季于光孝寺方丈室

 中国佛教古德,早有“法句”精辟阐述真正僧人之可贵:
    教必尊僧,何谓也?僧也者,以佛为姓,以如来为家,以法为僧,以慧为命,以禅悦为食。故不恃俗氏,不营世家,不修形骸,不贪生,不惧死,不溽乎五味。其防身有戒,摄心有定,恬思虑,正神明,而终日不乱;语其慧也,崇德辨认惑而必然。以此修之之谓因,以此成之之谓果。其于物也,有慈,有悲,有大誓,有大惠。慈也者,常欲安万物;悲也者,常欲拯众苦;誓也者,誓与天下见真谛;惠也者,惠群生以正法,神而通之,天地不能掩;密而行之,鬼神不能测。其演法也,丐食而食,而不为耻。其寝欲也,粪衣缀钵,而不为贫。其无争也,可辱而不可轻。其无怨也,可同而不可损。以实相待物,以至慈修己,故其于天下也,能必和,能普敬。其语无妄,故其为信也至;其法无我,故其为让也诚。有威可敬,有仪可则,天人望而俨然;能福于世,能导于俗。其忘形也,委禽兽而不吝;其读颂也,冒寒暑而不废。以法而出也,游人间,遍聚落,视名若谷响,视利若游尘,视物色若阳艳,煦妪贫病,瓦合舆蓬,而不为卑。以道而处也,虽深山穷谷,草其衣,木其食,晏然自得,不可以利诱,不可以势屈,谢天子诸侯而不为高。其独立也,以道自胜,虽形影相吊,而不为孤其群居也。以法为属,会四海之人,而不为混。其可学也,他方殊俗之言,无不通也。祖述其法,则有文有章也;行其中道,则不空不有也。其绝学也,离念清净,纯真一如,不复有所分别也。
    到了现代,又有一位大哲人、中国佛协会长赵朴初,于1992年元月,在上海龙华寺所举行,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上,带头捐献30万元作教育基金,并大声疾呼:
    “当前和今后相当时间内,佛教工作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揭示这个主要矛盾,在认识上和实践中,对佛教事业的建设与开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从佛教教育事业的投入,同在修庙、塑像、开光、升座等方面耗费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相比较来看,对培养人才的重要性、紧迫性认识还是很不够的。所以,我们这次会议最重要的,就是要在培养人才这个当务之急和千秋大业的问题上统一思想,求得共识,只有这样才能统一行动、步调一致。
    今天我们培养的人才合不合格,将决定将来中国佛教事业的兴衰存亡,决定中国佛教的走向、命运、前途。我们,尤其是老一辈的佛教徒,要看清培养佛教人才面临的严峻形势。”
    而新成法师,早在1982年起就省吃俭用,自掏腰包资助鼓励,让一个又一个年轻弟子外出求学,从中级佛教学校毕业而再考中国佛学院,皆学有所成,多为佛教栋梁、精英,堪称“培养僧才的模范”。

 新老为僧一生,严守戒律,注重修持,实践戒定慧,去除贪嗔痴,不改僧伽本色,深受上恭下敬。问他修持的方法是什么?他微笑着,说出“三坚持”———
    坚持上课。参加早晚功课,自出家至今,终生不怠。有人见他年老了,要多休息,劝他不必像年轻僧人一样凌晨上殿,但他说:“早晚功课,是出家人的必修课,能保持清净心,代表愿力,老了也要坚持!”每天凌晨3时半,大地仍一片朦胧,在家的人睡得正香,他却准时起床,漱口洗脸,然后在4时到大殿,与僧众上早课,诵《楞严咒》、《大悲十小咒》,诵偈绕佛,回向发愿、三皈依、祝韦驮,共进行一个小时。每天晚上,从6时至7时,又随众到大殿上晚课,诵《弥陀经》、《忏悔文》,检讨一天来起心动念,所造作会损害别人之处,向佛祖忏悔。
    坚持打坐。打坐也称“坐禅”,是禅宗必须用功之法。一有时间,他就双膝盘坐,顶脊端直,不动不摇,不委不倚,意守丹田,调动身、气,令血液循环;双眼看前,双手平放于腿上。通过打坐,用自力降服不觉(即烦恼),达到恢复本觉(即本来的觉悟)的目的。他出家、受戒之后,还不懂打坐。1948年初,在广东韶关大监寺任当家时,遇到一位善知识释慧德(河南人),到附近云门寺,便请他教自己打坐。刚练习双脚盘坐时,很痛,双脚不听使唤,老盘不成,便用带子缚之,强制盘坐,忍着疼痛,苦练7天,终获成功。
    坚持念佛。这是净土宗的修持法,就是持续口念“阿弥陀佛”,或高声,或小声,或默念。“阿弥陀佛”,是指光明无量、寿命无量的佛。单靠打坐,以自力去不觉,复本觉,力量毕竟有限,烦恼会不断产生,无法成就本觉,这就需要念佛,依靠阿弥陀佛指引,“都摄六根(指眼、耳、鼻、舌、身、意),净念相续”,完全达到恢复本觉的目的。上述“打坐”属禅宗修持法,而“念佛”则属净土宗修持法,故新老修持法门,是“禅净双修”。

 古语云:“夫出家者,乃大丈夫之事也,非将相王侯之所能为也。”出家难,终生严守清规戒律、良好修持更难,为弘法利生成就大业绩则难上加难。
    现身兼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广东省佛协永久名誉会长,海南省佛协会长,广州、汕头、揭阳、汕尾等市佛协名誉会长,先后任广州市六榕寺、光孝寺、海幢寺、倚岩寺、正果寺、佛山市南海观音寺和香港龙山寺、电白灵泉寺、鹤山海会寺、揭西棉城镇花果寺、揭东县源德寺、陆丰市元山寺、甲子镇回龙寺、甲东新成净苑、大同寺、汕尾捷胜镇得道庵、清远市飞来寺、海南岛南山寺、汕头市龙泉禅寺、韶关市芙蓉古寺、福建东山县东明寺共20座以上寺院住持,年已88岁的新成大和尚,肩荷如来重担,尽形尽寿,难行能行,难忍能忍,说到做到,爱国心坚,育才有方,广建丛林,弘法异邦,救济众生,堪称佛教典范、菩萨再世!
    这位少失双亲、历经世间沧桑的老和尚,深情地热爱着祖国,深情地热爱着佛教,深情地热爱着新社会,深情地热爱着众生。他说:“中国共产党是英明的,他领导亿万民众推倒三座大山,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虽然在‘反右’、‘文革’中犯了错误,伤害无辜,伤害宗教,但已觉醒,承认了错误,大胆改正,实行改革开放,救了中国,救了宗教,人民幸福起来。共产党是无神论、唯物主义者,但又在国家宪法中允许宗教信仰自由,保证公民有进行合法的宗教活动的权利。佛教在‘文革’之后大为重兴,比任何朝代都香火鼎盛,佛力广被,照耀人天,大家有目共睹。我们生活在这太平盛世,真是幸运。广大佛教徒应当万分珍惜如今社会,感谢党,感谢政府,坚持爱国爱教、利乐有情,报答四恩,共同为振兴中华而努力啊!
    “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老和尚非常欣赏叶剑英老校长所作的美妙诗句。他虽历尽坎坷,年已耄耋,但依然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夕照辉煌,晚霞灿烂。这位爱国爱教,矢志不渝,禅净双修,福慧具足,课徒兴寺,慈悲济世的一代大德,一定会继往开来,为国为教作出新的奉献。
    笔者赋七律赠新老:
粤海高僧种善根,耄年重担事世尊。
严持戒律为师表,广建莲台立丛林。
菩萨心肠除苦厄,大峰业德播慈恩。
利生盛誉传中外,法裔繁星耀佛门。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 新成法师传 第十九章
■ 相关文章
 
  • 新成法师传 第二十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九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八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七章
  • 新成法师传 第十六章
  • 客堂:020-84399172或34376882转8013  念佛堂:020-34376882转8019   办公室:020-34376882转8001   法物流通处:020-34376882转8011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南华中路188号 有缘人Q群:149020124
    海幢寺 寺院基本帐号:   开户银行:广州市工商银行同福中支行    户名:广州市海幢寺    捐助账号:3602001109004481578

    Copyright © 广东省广州市海幢寺(Hoi Tong Monastery)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40232号 技术支持:惠州商网   网站管理